在线客服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介入栓塞治疗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疗效及对远期预后的影响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3-29 08:28:54    文字:【】【】【
摘要:目的:探究介入栓塞治疗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疗效及对远期预后的影响。方法:选取2017年1月-2017年12月在我院进行前交通动脉瘤治疗的90例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随机分为研究组与对照组。对照组采用开颅动脉瘤夹闭手术治疗,研究组患者采用介入栓塞术治疗。比较两组患者的生活质量评分,治疗后的栓塞效果以及两组患者术后并发症的出现情况。结果:研究组患者治疗后的生活活动能力以及生命质量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患者治疗后栓塞的效果显著好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患者并发症的总发生情况显著少于对照组(P<0.05)。结论:对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患者采用介入栓塞治疗,有助于提升患者的治疗效果,远期的生活质量情况得到显著改善,术后并发症的出现情况较少,因此该治疗方式利于在临床中应用及推广。
介入栓塞治疗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疗效及对远期预后的影响


[摘要] 目的:探究介入栓塞治疗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疗效及对远期预后的影响。方法:选取2017年1月-2017年12月在我院进行前交通动脉瘤治疗的90例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随机分为研究组与对照组。对照组采用开颅动脉瘤夹闭手术治疗,研究组患者采用介入栓塞术治疗。比较两组患者的生活质量评分,治疗后的栓塞效果以及两组患者术后并发症的出现情况。结果:研究组患者治疗后的生活活动能力以及生命质量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患者治疗后栓塞的效果显著好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患者并发症的总发生情况显著少于对照组(P<0.05)。结论:对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患者采用介入栓塞治疗,有助于提升患者的治疗效果,远期的生活质量情况得到显著改善,术后并发症的出现情况较少,因此该治疗方式利于在临床中应用及推广。
[关键词] 介入栓塞治疗;交通动脉瘤破裂;远期预后;认知功能;并发症
Interventional embolization for anterior communicating aneury认知功能sm rupture and its effect on long-term prognosis
ZhengCao PanYong ZhaoJunsheng ZhangRongsheng
(Department of Interventional, Huanggang Central Hospital, Huanggang, Hubei 438000)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efficacy and long-term prognosis of interventional embolization for anterior communicating aneurysm rupture. Methods 90 cases of anterior communicating aneurysm treated in our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7 to December 2017 were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objects, and randomly divided into study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clipping surgery for craniotomy aneurysm, while the study group received interventional embolization. Quality of life scores, embolization effect after treatment and postoperative complication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the life activity and quality of life scores of the study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P < 0.05). The effect of embolization in the study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bett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P < 0.05). The total incidence of complications in the study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P < 0.05). Conclusion interventional embolization for patients with anterior communicating aneurysm rupture is helpful to improve the therapeutic effect, improve the long-term quality of life, and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postoperative complications. Therefore, this treatment method is conducive to clinical application and promotion.
[key words] interventional embolization; Ruptured communication aneurysm; Long-term prognosis; Cognitive function; complications


近年来,颅内动脉瘤的病发情况逐渐受到人们的重视,其中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病发以及病死情况逐渐呈现上升的趋势[1]。颅内动脉瘤中前交通动脉瘤约占30%左右,其中部分存在破裂的风险,前交通动脉是颅内动脉瘤的常发部位[2]。血管内的动脉瘤能够出现自发性出血的情况,进而能够诱发多种并发症情况的出现,对患者的身体健康以及生命安全造成严重损伤[3]。加入栓塞治疗以及外科手术夹闭是对前交通动脉瘤患者进行治疗的主要方式,而血管内的介入性治疗由于其较低的致残率以及具有微侵袭性等的特点而受到人们的重视,根据有关研究证实介入栓塞治疗的效果较好[4-5]。本次研究通过对前交通动脉瘤患者采用介入栓塞治疗,从而探讨其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2017年12月在我院进行前交通动脉瘤治疗的90例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随机分为研究组与对照组。对照组患者中男25例,女20例,年龄30-75岁,平均年龄(56.2±3.6)岁,依据Hunt-Hess分级标准进行划分为:Ⅰ级患者16例,Ⅱ级患者10例,Ⅲ级患者11例,Ⅳ级患者8例,依据动脉肿瘤直径划分为:直径<1.5cm:17例,直径在1.5cm-2.5cm:21例,直径>2.5cm:7例;研究组患者中男26例,女19例,年龄31-74岁,平均年龄(56.5±3.3)岁,依据Hunt-Hess分级标准进行划分为:Ⅰ级患者14例,Ⅱ级患者13例,Ⅲ级患者12例,Ⅳ级患者6例,依据动脉肿瘤直径划分为:直径<1.5cm:21例,直径在1.5cm-2.5cm:19例,直径>2.5cm:5例。纳入标准:(1)所有患者均经CT造影以及数字减影血管造影确诊为前交通动脉瘤;(2)所有患者均伴有呕吐、恶心、头晕以及头痛等的临床特征;(3)两组患者均知情且同意本次研究。排除标准:(1)心、肝、肾等的功能器官严重障碍的患者;(2)存在甲状腺功能亢进以及先天性心脏疾病的患者;(3)患有精神类疾病或者认知功能障碍不能配合治疗的患者;(4)存在其他类的脑部疾病或者恶性肿瘤的患者。两组患者的基本资料无显著差异(P>0.05),同时本研究已获得我院伦理委员会的准许。
1.2 方法
1.2.1 对照组采用开颅动脉瘤夹闭手术治疗,具体的治疗方案为:对患者进行全麻后进行气管的内插管,在手术开始之前实施腰大池的引流操作;采用翼点入路的方式实行开颅,大多数的情况下选取右侧为入路口,为了更好的保护患者面部神经额支与颞浅处的动脉,在其颧弓上耳屏前的发际线内作弧形切口直达中线的位置,将此处作为碛口。实施钻孔后,骨瓣铣除后将硬膜剪开,随后将视交叉池与颈内动脉池打开,从而能够保证脑脊液完全释放。待患者的动脉瘤能够充分暴露后,将动脉瘤分离并进行夹闭。最后进行硬膜缝合、骨瓣复位以及止血等的操作。完成该手术操作后,定期对患者进行头颅CT以及脑血管造影的检测。
1.2.2 研究组患者采用介入栓塞术治疗,即为可脱弹簧圈动脉瘤栓塞术,具体的实施方案为:同样对患者进行全身麻醉后经右股动脉穿刺实施全脑血管造影的检测。采用微导管预塑形较好的一端进行导入动脉瘤的操作,直达腔内。采用Y形阀将另一微导管进行导入,直到能够跨越动脉瘤的瘤颈,之后采用弹簧圈对动脉瘤实行栓塞。第一枚弹簧圈的内径应与动脉瘤的内径一致,同时采用规格较小的弹簧圈进行向心性的填塞,待动脉瘤形成致密的栓塞后,即可停止填塞。术后对患者进行抗感染、脱水以及降压等的常规性处理。
1.3 观察指标
1.3.1 评估并比较两组患者术后的生活质量状况,采用生活活动能力评分表(得分<40分,表明患者存在残疾或者严重的功能障碍情况,日常生活无法自理;41-60分,表明患者在日常生活中需要他人协助,存在一定程度的功能障碍;61-100分,表明患者能够独立进行日常生活,恢复状况良好)以及生命质量评分表(ED-5D多维量表,得分越高表明患者的生命质量状况越好)对患者治疗后的状况进行评估。
1.3.2 评估两组患者治疗后的临床效果,术后采用血管造影对患者进行检查,根据检查的结果评估栓塞效果,完全栓塞:栓塞达到100%,大部分栓塞:栓塞情况≥90%;部分栓塞:栓塞情况<90%。
1.3.3 对两组患者术后并发症的出现情况进行评估,主要的并发症为脑血管痉挛、电解质紊乱、脑积水以及颅内感染等。
1.4 统计学方法
数据应用SPSS18.0进行分析,其中计数进行X2(%)检验,计量进行t检测(x±s)检验,P<0.05提示有显著差异。
2结果
2.1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生活质量评分的对比
研究组患者治疗后的生活活动能力以及生命质量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具体见表1。
表1 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的生活质量评分( )
组别 例数 生活活动能力 生命质量评分
治疗前 治疗后 治疗前 治疗后
对照组 45 34.5±3.7 65.2±6.0 28.9±5.9 56.4±5.5
研究组 45 34.6±4.1 75.6±4.9 28.2±4.4 77.6±6.6
T值 2.134 11.528 2.164 12.500
P >0.05 <0.05 >0.05 <0.05
2.2 两组患者治疗后临床栓塞效果的对比
研究组患者治疗后栓塞的效果显著好于对照组(P<0.05),具体见表2。
表2 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后临床栓塞的效果(例,%)
组别 例数 完全栓塞 大部分栓塞 部分栓塞
对照组 45 40(88.9) 4(8.9) 1(2.2)
研究组 45 23(51.1) 13(28.9) 9(20.0)
X2 / 5.394 1.391 6.125
P / <0.05 <0.05 <0.05
2.3两组患者治疗后并发症情况的对比
研究组患者并发症的总发生情况显著少于对照组(P<0.05),具体见表3。
表3 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后并发症的出现情况(例,%)
组别 例数 脑血管痉挛 电解质紊乱 脑积水 颅内感染 总发生情况
对照组 45 3(6.7) 7(15.6) 5(11.1) 2(4.4) 17(37.8)
研究组 45 1(2.2) 4(8.9) 3(6.7) 1(2.2) 9(20.0)
X2 / / / / / 5.619
P / / / / / <0.05
3讨论
前交通动脉瘤出现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颅内动脉壁出现囊性膨出的情况而导致的,其属于供血的关键性部位,同时能够导致患者蛛网膜下腔出血等情况的出现[6]。根据相关研究证实,在患者出血后的1-2天内,会有部分患者的动脉瘤出血再次破裂而导致患者出血的情况,在此期间的1周内具有相对较高的手术死亡率,因此尽早的从循环中对动脉瘤情况进行孤立,能够对患者出血的情况进行有效的预防[7-8]。在目前交通动脉能够代偿大脑前动脉的关键通道,同时在手术实施的过程中意外损伤的情况会对患者的预后康复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9]。在目前的临床治疗中介入性治疗已经成为对前交通动脉破裂患者进行治疗的首选方案,大多数情况下认为破裂动脉瘤蛛网膜的下腔出血情况,导致脑血管痉挛的高峰时期主要在4-15天之内,该阶段同时也是动脉瘤破裂的高发期,动脉瘤破裂后能够导致患者出现多种的并发症情况,例如认知功能障碍等,对患者的日常生活以及生命安全产生严重影响。
在本次研究中经过对两组患者不同治疗方式的比较显示:研究组患者治疗后的生活活动能力以及生命质量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患者治疗后栓塞的效果显著好于对照组(P<0.05)。由此可见,采用介入栓塞治疗能够显著提升患者治疗后的生活活动能力以及生命质量水平,显著提升患者栓塞的治疗效果,对于患者预后有积极的促进作用。采用支架进行有效辅助后,能够将弹簧圈通过其强有力的支撑作用而固定于患者的动脉瘤中,使其不能脱离载瘤动脉内,从而促使致密栓塞率以及动脉瘤的瘤颈覆盖率得到有效的提升[10-11]。同时将支架置入后能够有效的将前交通动脉与A2段的成角进行改变,进而更加有利于血液的流入道的改变,从而能够有效的将A2段内的血液流量进行有效的分散,进而显著降低对于患者动脉瘤壁的冲击力,动脉瘤出血的情况显著降低后,利于患者瘤颈的愈合以及康复[12]。通过对两组患者并发症情况的比较中显示:研究组患者并发症的总发生情况显著少于对照组(P<0.05)。充分表明,采用介入栓塞治疗能够显著降低前交通动脉瘤破裂患者术后的并发症情况,利于患者术后的身体恢复以及生活质量水平的提升。在进行介入栓塞治疗后应对患者采用抗血小板以及抗凝类药物治疗,避免在支架内血栓等情况的形成,采用介入栓塞治疗能够显著减少弹簧圈脱离而导致的动脉瘤破裂等的情况[13-14]。在对患者进行介入栓塞治疗的过程中,动脉瘤的再次破例出血是其最为严重的情况,在出血过多的情况下能够导致患者神经的损伤,情况严重的患者需再次进行开颅手术而将血肿进行清除[15]。因此在对患者进行手术治疗之前应根据患者头部的DSA以及CTA对动脉瘤的形态进行具体分析,从而能够准确判定其出血的位置,在对患者实施手术的过程中,应尽量保持动作的轻柔,弹簧圈的选择要依据患者动脉瘤的实际大小以及形态而确定[16]。术中若出现造影剂外泄至瘤腔的情况则可能会出现动脉瘤的再次破裂,主治医师在进行手术的过程中应保持足够的镇定,继续进行弹簧圈的填塞,直至成为致密栓塞动脉瘤,同时可以给与患者鱼精蛋白中和肝素的治疗[17-18]。前交通动脉瘤破裂后常见的并发症为出现脑血管痉挛的情况,采用介入栓塞治疗的过程中为防止该情况的出现,应采取积极有效的防治措施,例如当血管痉挛情况出现时可对患者进行罂粟碱或者尼莫地平的缓慢推注治疗[19]。前交通动脉瘤与患者的下丘脑相临近,手术操作的刺激、下丘脑穿支动脉的损伤以及出血等情况均能导致下丘脑功能障碍的出现,从而容易导致患者电解质紊乱等情况的出现,常见的电解质紊乱主要有高钾、高钠、低钾以及低钠等,应依据患者出现的具体情况对患者的病情进行判定,从而采取相对应的治疗措施[20]。采用介入栓塞对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患者进行治疗,其创伤性较小,因此患者的住院时间相对较短术后恢复的时间较快,但由于其所需材料的价格较为昂贵,因此在使用的过程中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综上所述,对前交通动脉瘤破裂的患者采用介入栓塞治疗,有助于提升患者的治疗效果,远期的生活质量情况得到显著改善,术后并发症的出现情况较少,因此该治疗方式利于在临床中应用及推广。
参考文献:
[1]林发牧,李西锋,许小兵等.血管内介入治疗周围型颅内动脉瘤的疗效及其复发和预后不良的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神经医学杂志,2017,16(05):484-490.
[2]田涛,彭汤明,万伟锋等.LVIS支架联合弹簧圈栓塞急性期颅内破裂宽颈动脉瘤的临床疗效[J].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18,v.15(05):29-34.
[3]李文帅,张信芳,赵伟等.支架与非支架辅助弹簧圈栓塞后交通动脉破裂动脉瘤的疗效分析[J].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18,11(3):119-123.
[4]Mascoli C ,  Gargiulo M ,  Gallitto E , et al. IP071. Persistent Type II Endoleak Prevention by Abdominal Aortic Aneurysm Sac Embolization During EVAR: An Analysis of Aneurysm Volume and Coils Concentration[J]. Journal of Vascular Surgery, 2017, 65(6):75S-76S.
[5]马宁,张宝瑞,冯欣等.血管内治疗未破裂椎-基底动脉夹层动脉瘤的疗效分析[J].中华医学杂志,2018,98(27):2176-2179.
[6]李航,贺迎坤,白卫星等.Pipeline血流导向装置治疗复杂颅内动脉瘤的安全性及中期疗效[J].中华神经外科杂志,2018,34(5):442-446.
[7]Zu Q Q ,  Liu X L ,  Wang B , et al. Recovery of oculomotor nerve palsy after endovascular treatment of ruptured posterior communicating artery aneurysm[J]. Neuroradiology, 2017, 59(11):1-6.
[8]卜海伟,刘静怡,王明慧等.入院血白细胞计数升高对老年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介入患者预后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12(17):4103-4106.
[9]卢昊,胡鹏,张鸿祺等.Pipeline栓塞装置治疗颅内未破裂动脉瘤的短期疗效[J].中华神经外科杂志,2017,33(8):785-789.
[10]宣家龙,雍成明,杨代明等.3D-CTA在破裂动脉瘤诊断及指导治疗中的价值[J].中国普通外科杂志,2018,27(12):121-125.
[11]王彦阔.老年后交通动脉瘤伴动眼神经麻痹患者血管内介入栓塞治疗对脑损伤及神经功能恢复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13(2):401-403.
[12]Rinaldo L ,  Mccutcheon B A ,  Murphy M E , et al. Relationship of A1 segment hypoplasia to anterior communicating artery aneurysm morphology and risk factors for aneurysm formation[J]. Journal of Neurosurgery, 2017, 127(1):89-95.
[13]章峰,黄德章.椎基底动脉瘤破裂43例血管内介入治疗体会[J].山东医药,2018,12(2):84-86.
[14]杜世伟,李静伟,陈健等.微导管复合塑形在弹簧圈栓塞伴有胚胎型大脑后动脉的破裂后交通动脉瘤术中的应用[J].介入放射学杂志,2018,15(6):495-499.
[15]吾布力哈斯穆•吐穆尔,卡合尔曼•卡德尔,凯丽比努尔•阿迪力等.支架辅助弹簧圈栓塞基底动脉夹层动脉瘤近期疗效分析[J].介入放射学杂志,2018,27(11):12-16.
[16]Hidalgo J ,  Dickerson J C ,  Burnsed B , et al. Middle cerebral artery aneurysm rupture in a neonate with interrupted aortic arch: case report[J]. Child\"s Nervous System, 2017, 33(6):999-1003.
[17]权涛,陈衍江,王灵敏等.血流导向装置和支架辅助栓塞治疗直径≥10mm颅内动脉瘤的疗效比较[J].中华神经医学杂志,2018,17(12):1227-1233.
[18]林志东,文宠佩,王宾等.急诊介入栓塞治疗骨盆骨折小动脉损伤隐匿性出血[J].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2019,16(01):21-25.
[19]Huhtakangas J ,  Lehecka M ,  Lehto H , et al. CTA analysis and assessment of morphological factors related to rupture in 413 posterior communicating artery aneurysms.[J]. Acta Neurochirurgica, 2017, 159(9):1643-1652.
[20]李进,孙鸿,谢晓东等.颈内动脉床突上段血泡样动脉瘤的手术与介入治疗疗效分析[J].中华外科杂志,2017,55(8):613-617.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74912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