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中国中药贸易在欧洲的政策风险及对策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3-31 08:27:16    文字:【】【】【
摘要:欧盟是世界上最大植物药市场,也是中国中成药出口的主要目标市场之一。近年来,中国中成药对欧盟27个成员国中药出口额日益增长。中国中药出口虽然前景广阔,但在进入欧洲市场时会遭遇各个方面的政策风险,直接影响了我国中药在欧洲市场的拓展。本文探析了中国中药贸易在欧洲会遭遇到的各种政策风险,并从国家层面和中药企业层面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对策。
中国中药贸易在欧洲的政策风险及对策

摘要:欧盟是世界上最大植物药市场,也是中国中成药出口的主要目标市场之一。近年来,中国中成药对欧盟27个成员国中药出口额日益增长。中国中药出口虽然前景广阔,但在进入欧洲市场时会遭遇各个方面的政策风险,直接影响了我国中药在欧洲市场的拓展。本文探析了中国中药贸易在欧洲会遭遇到的各种政策风险,并从国家层面和中药企业层面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对策。
关键词:中国中药贸易;欧洲;政策风险;对策
基金资助:2017年度国家级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No.201710412019);2017年度江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No. YY17301);2017年江西省科技计划项目 (No.GJJ170729) 
Policy Risks of Chinese Medicine Trade of China in Europe 
and its Countermeasures
(1.Yang Jurong, Zhao Yonghong, Wan Lili, 2.Chen Hua)   
(1Humanities School under Jiangxi University of TCM,Nanchang, Jiangxi, 330004; 2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under Jiangxi University of TCM, Nanchang, Jiangxi, 330004)
Abstract:As the world’s largest Chinese medicine market, the European Union﹙EU﹚is also one of the main target export markets of Chinese medicine of China. Although the export prospect of Chinese medicine is broad,the access to the European market would encounter various policy risks,directly affecting the Chinese medicine’s expansion in the European market. The paper discuses the policy risks that Chinese medicine trade may encounter in Europe, and puts forward some constructive countermeasures from national level and level of Chinese medicine enterprises.
Key Words:Chinese medicine trade of China;Europe;policy risk;countermeasure
Fund assistance: National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Project for College Students in 2017(No.201710412019);Program for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of Jiangxi's Higher Learning Institutions in 2017 (No. YY17301);Program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oject of Jiangxi in 2017 (No.GJJ170729 ) 


一、引言
政策风险是一国发生的政策事件或一国与其他国家的政策关系发生的变化对公司造成不利影响的可能性。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政策风险比较大的话,那么他国的企业在此国家或地区进行投资或者持有此国的有形或无形资产就存在较大的经济风险,也就是说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政策环境不太有利于他国企业单位或者他国投资贸易商的的可能性会较大,从而造成的经济损失风险的可能性也比较高。但情况也不尽然如此,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2、政策风险的类型与表现形式。(如图所示)。
   
大量研究表明,政策风险的原因主要是投资贸易所在国家的国内政策风向的不时变化和对外政策指针的不时变化,且是对他国企业和他国投资商不太有利的变化1。 
二、中药贸易在欧洲的主要政策风险
﹙一﹚全球性政策风险 
1. 金融危机 
始于2008年的世界性经济危机的起因就是国际性金融危机,随着国际贸易的加速萎缩,此全球危机波及世界。尽管2008年金融危机已过去了10年,目前的经济复苏实际上仍然充满矛盾和不确定性,潜在的金融风险离我们越来越近,欧洲是可能引发这种危机的一个原因。自2011年起,世界经济增速缓慢,加上欧债危机日益加重,全球贸易进口需求被大大抑制,国际贸易的增长速度和势头均转缓转弱,特别是发达国家进口萎缩,拖累了全球贸易增长。
2. 恐怖主义。
2010年以来欧盟成员国持续遭受了来自伊斯兰主义、种族民族主义和分离主义以及左翼和无政府主义者恐怖主义的严重威胁,如根据欧洲刑警组织2017年6月15日发布的最新《欧盟恐怖主义现状和趋势报告》,2016年欧盟成员国共报告142起恐怖袭击,造成142人死亡、379人受伤。2016年欧盟成员国共有1002人因恐怖犯罪被捕2。这多年来,接二连三发生在欧洲大陆的恐怖主义事件和西方执行的新干涉主义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随着近年来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世界反恐舞台上日益退败,很多“圣战分子”已经或者正在返回欧洲,严重威胁欧洲大陆的安全。整个欧洲大陆目前正面临着一次规模宏大的“排雷行动”3。
﹙二﹚区域性政策风险 
欧债危机影响扩大导致中药出口企业受损。自2012年以来,欧洲买方的订单增速受欧债危机的影响出现减缓发展势头。总地来说,欧洲大陆的政策风险表现为企业经营及财务状况不稳定,行业风险加剧,以及东欧政策审批及调整的政策风险有所显现4。
﹙三﹚国家层面的政策风险。在中药的欧洲贸易方面主要表现为限制型风险—贸易保护、法律制约。 
1. 法律限制 
指东道国政府制定颁布一些法律法规,对外来中药产品的本地含量设置比例、限制他国企业的产品进口。在中药标准体系建设上,中国的体系建设有些滞后。欧美发达国家利用其技术优势,在中药生产安全、卫生安全、技术含量、治疗效果、环境保护等各个方面提高了技术标准和规范要求,从各个方面对中国的中药出口大加限制。按欧盟《传统草药注册程序指令》,2014年7月1日以后,中成药即使作为保健品也不得在欧盟销售,世界药品的30%是草药制剂,市场巨大。欧美的草药制剂都经过试验获得审批,所以占了国际贸易绝大部分份额,而中成药仅占百分之几。中成药若不升级换代,不获得欧美“药”字号批文,那只好永远作为保健品销售了。欧盟传统植物药的注册程序繁琐,注册费用动辄就是几百万元,令中国企业的中成药在欧洲的出口难上加难5。目前情况来看,在欧盟植物药的注册环节中,中国只有很少品种的中药产品进行了简化注册,绝大多数中药产品只能以“食品”或者“膳食补充剂”等形式进行出口,受限非常大5。
2. 贸易保护 
2. 1. 贸易保护主义  
出于减轻国内日益严峻的就业压力和解决企业内部出现或面临的各种问题,相当比例的国家和地区采取了保守的贸易保护主义,对全世界的贸易复苏及发展产生了深远的不利影响7。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抬头,对中国的中药出口贸易壁垒不断增加和增强,对中国的中药出口贸易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目前,全球技术性和绿色贸易壁垒,特别是那些隐蔽性显得比较强的、很是障人耳目的对外投资和商品出口的新贸易壁垒所包含的一些制约性极强的规定对中国的中药出口贸易造成了很大冲击,而这些新贸易壁垒所包含的制约性规定是直接针对中国中药出口企业制定的,具有很高的靶向性。全球贸易预警监测数据表明这些制约规定主要来自西方20国集团成员国6。尽管多年来,中国和很多欧洲国家和地区经过多轮艰苦谈判,订立了双边或者多边有关自贸的协定、备忘录,但在中药、中药材的对外贸易实践中,仍然会有数不胜数的非显性的、比较隐蔽的贸易出口壁垒横亘眼前,对中药、中药材的出口交易造成了很多困扰和难题。欧洲各国经济复苏缓慢,加上近三年英国闹脱欧,直接造成了欧洲一体化深化困境的加重和更复杂化,并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欧洲格局、世界格局及世界体系的重大变革,使得欧盟,乃至整个欧洲的政治政策体系、经济态势的发展和演变迷雾重重,同时这种不确定性给欧元区经济复苏也造成了很多困扰,也在一定程度上正在或者将要影响欧洲各个国家和地区经济、贸易的发展,也必将,或多或少,阻碍和影响欧洲和世界经济、贸易进出口的发展进程。其影响是复杂而深远的,决不可等闲视之。近年来,受多边机制的制约,很多欧洲国家不敢再大张旗鼓地颁布实施贸易制约性规定、条例,就采取一些见不得阳光的恶劣做法。举一例,很多欧洲国家号召并要求国人尽量少或者不购买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药物和治疗器具、器械,尽可能多消费本国医药企业出品的药物和治疗器具、器械7。
2. 2. 技术性贸易壁垒。
在重金属、农药残留等方面,欧洲各国普遍设立了严谨到苛刻程度的多重检验检测标准,给中国的中药产品出口人为制造了很多障碍,使得很多中国中药产品进入欧洲目标市场的难度日益增加。2013年9月,英国药管局发布通知,全面禁止中成药在英国本土的销售和使用,使得中国的中医药企业和中药产品在英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统计数据表明,60%以上的中国中药产品中因欧洲实施的所谓“绿色壁垒”被欧洲各大国拒绝进口销售,在植源性中药材中,已经累计受阻近百批次,而动物源性中药材的受阻进口批次也水涨船高8。
欧盟指令的歧视、偏见性条规给中国中医药在欧洲大陆的贸易出口发展造成了严重障碍,中国中药产品欲以植物药或原料药身份进入欧洲大陆市场面临严峻挑战,而短时间内要想在这两个领域实现突破,难度非常之大9 
三、中药贸易在欧洲的政策风险的防范对策 
﹙一﹚国家层面 
1. 制定并颁布和国际接轨的技术标准体系,完善促进中国药品质量提升的各项政策 
我国应积极出台行业质量标准体系,确保原材料、生产工艺等都有具体的标准来约束,以提高我国中药的整体形象,才能在世界激流中昂首阔步。
2. 加强对中药材产品管理体系的建设,提高中药产品和中药材的安全可靠性,增强欧洲各国对中国中药和中药材产品的信任度 
中国政府要继续加大力度引鼓励和扶持中药生产企业强化中药材及中药产品管理体系的认证建设,强化两个食品安全认证管理体系─HACCP和ISO22000,对中药材生产进行全面监管,保证中药材的质量不打折扣。力争早日通过欧盟有机认证(ECOCERT)和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GAP),从而增强中药产品的欧洲市场竞争力10。
3.加快中药编码标准的国际化工作,推进中医药标准的国际化体系建设。
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不断提升中医药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近年来,由中国廖利平教授主导完成的包括中药材、编码规则、配方颗粒、饮片的系列中医药ISO国际标准《中药编码系统》4项系列标准被ISO通过,中国标准已经大踏步迈入了世界舞台,为全球中医药、世界各国传统医药提供数字化编码的依据和技术支撑。《中药方剂编码系统》(ISO/DIS 20334)也已由国际标准化组织批准发布。中药编码规则以简短、准确、可操作性强的微机语言助推中国的中医药稳健地走向世界,此编码规则是中国的中药、中药材国际化的重大技术支持和突破。由中国廖利平教授主导首创的中药数字化编码分类体系,确定了中药数字化编码的基本规则,这各中药数字化编码体系在国际上属于首创,此项基础性编码体系被国内外专家誉为中药数字化的“字典库”。此“字典库”以标准编码的体例把中国中医药的特色进行了全面科学的固化,兼具唯一、可扩展、科学等特性,完全可以在推进中医药国际、现代化和保障药品安全等方面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11。另外,由中国廖利平教授主导的《中成药编码系统》国际标准立项工作已初步完成,预计在2019年年内或2020年年初由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出版并发布。 
4. 建立健全对欧洲技术性贸易壁垒的预警、处置机制 
中国政府要不断完善有关欧洲中药技术性贸易壁垒的相关信息、数据库,分析其相关政策和规定对中国中药企业出口的影响—现实的和潜在的,并能提前发布相关预警。
5.增加中药企业各项投资和投入,着力提高研发能力、创新能力
加大创办中药研发中心和各种实验室,创建、完善中国中药研发平台,大力推进各类国家、省、市级科技发展计划,鼓励、扶持中医药专业人员从事中药基础、中药创新以及中药产业化研究。
6. 拓展国际交流渠道,提高中医药的国际地位 
中国政府和中药行业性协会要强化中医药全球交流和协作,大力推进类似当年中美“乒乓球外交”的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中药外交”。
7.药医捆绑、以医带药走出国门     
中药是以中医为基石的,只有在中医基本理论和实践指导下运用用,中药、中药材才能发挥其西药无法比拟的疗效。我们可尽可能多在国外开设各种中医诊所、针灸医院,在运用中医药治病的过程中,让外国人通过切身体会和实验看到和感受到中医药、针灸、拔罐等等中药治疗方法在治疗很多慢性病、皮肤病、过敏病、疑难杂症、中老年更年期病、风湿类风湿病、全球性疾病 (非典、埃博拉病毒、疟疾、艾滋病等) 等等的神奇作用,让外国患者自己去体会、对比中西药的不同“疗效”和预后效果。这些都是中药‘走出国门’的基础,可有效规避因中医治病机理和方法与西医的不同而给中药、中药材销售造成的一些消极影响12。
8. 加强双边、多边磋商,建立健全国家间领导人的良性对话磋商机制,助推注册条件的便捷化和实用性。
国家间领导人的良性对话磋商机制有助于政府、中药企业、中药行业协会和进出口商会的进一步良好沟通与协定的签署,有助于GMP互相认证、药典、医典互相认证;与包括巴西、哥伦比亚等草药生产、加工、出口大国与欧盟就中药注册制约机制问题进行不懈的、有建设意义的谈判,在降低中药注册费用等方面据理力争,尽可能取得一些有利成果13。开展国家间领导人对话机制是另一种效益更大的国际间防御政策风险的举措。如果国家领导人之间拥有良好的关系,当在一些中医药政策因素影响到中药企业经营时,有不少问题的解决难度就会小很多,甚至有时候很容易得到及时解决14。
﹙二﹚中药企业层面 
1. 加强技术创新,提升中药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加快企业技术创新和研发投入,制造出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创新性产品,最大程度地消解甚至摆脱多年来,中国中药的出口以中药材等原料性产品为主的不利形势15。
中国中药出口企业目前务必牢牢抓住中国中药产品可以以“食品补充剂、替代物”的身份进入欧洲市场的机遇,尽快健全食品安全认证管理体系,尽快、尽可能多地通过欧洲各国的中药认证,拓宽中药产品的欧盟市场。
2. 调研、考察世界各国不同的具体、特别需求,研发优势、特种中药。
中国中药企业务必要对国际中药、中药材市场进行全面、细致调研、考察,在疗效好、见效快而药效持久、副作用小的优势中药产品方面多做文章,多花气力,精准调研,靶向生产。近年来,应用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研制出鼻闻剂型、喷雾剂型等使用方便,起效快的新剂型,充分发挥中药的特殊优势16。
3.优化管理模式,按欧洲标准和要求对中药材进行质量管理
中国人在欧洲创办的中医药公司对中药采用先进、科学的管理模式,严格按欧洲地区国家标准和要求对中药材进行质量管理,从而获得了不少欧洲国家的高度认可。比如,只旅居德国近32年的华侨企业家钟文君1996年在德国巴伐利亚州施瓦巴赫市成立了德国德中堂公司,主要经营中药饮片。创业之初,公司业务没有起色,他也看不到发展前景,加上德国政府主管机构对进口中药质量要求苛刻,公司曾付出过沉重代价。近20余年以来,德中堂公司对中药材的生产经营实施了“从田地到药房”的全程监管模式,严格遵照德国标准和规范对中药材实施最严格的管理。现在的德中堂是欧洲独家在中国大地上拥有专享的中药材种植基地的中药材进口企业,其加工生产的各种中药材及中药产品畅销欧洲、中东、北美等国家和地区。2007年始,钟文君以欧盟药典委员会德国中药组唯一亚裔专家身份,参加了欧洲药典中药专论的起草、制定工作,现在,德中堂公司加工、生产的70多种中草药被“欧洲药典”收录在册17。
4. 多在中药注册门槛较低的欧洲国家注册,逐步拓展注册渠道。    
欧洲国家中,匈牙利、比利时、荷兰等国的政府部门和普通人民群众对中国的中医药具有比较高的认可度和接受度。在这些国家,中药和中药材的市场交易氛围明显优于其他欧洲国家。中药和中药材,在这些国家,一直都被政府部门发放许可证,作为食品出销给民众正常使用。
5. 多渠道寻找用药证据,开展国际合作,与欧洲国家携手注册。
据欧盟有关中药管理条例,药品注册采用属地化管理制度,只有那些欧洲合法注册机构才能申请中药注册,其他机构和个人均无此权限。此种情况下,中国中药企业就得在欧洲寻找那些专业合法注册机构或者代理合法注册机构来进行中药注册,在注册材料报备、注册材料呈递、申报、政府事务协商等方面或得专业性帮助,以推进中药注册进程15。
6. 与当地政府进行良好合作。这是了解一个国家的稳定性以及减轻与政策事件相关的负面影响的一种方式。
7.上诉和反制,并采取规避性措施。中国中药企业在贸易出口时,如果遭遇到各种不公正或者歧视性待遇时,应该通过中药行业协会和世界贸易组织途径积极进行反馈、上诉、反制,不能任人宰割而无所作为;同时深入细致调查清楚自己面对的各种现实的和潜在的不利境况,积极采取一些有效规避措施,尽可能减少自身的经济损失7。
四、结语
尽管我国中医药“进入欧洲”长路漫漫,但前景依然光明,中药国际化的步伐必将更加稳健。
参考文献
[1] http://wiki.mbalib.com/wiki/%E6%94%BF%E6%B2%BB%E9%A3%8E%E9%99%A9
[2]欧洲:恐怖主义袭击依然“在路上”2017-08-24. http://www.sohu.com/a/167037886_389790
[3]任彦. 欧洲反恐,一场规模空前的“排雷行动”[N]. 人民日报,2017年8月28日
[4]席萍. 全球各区域贸易风险特征拼图[N]. 中国纺织报,2013年01月14日 
[5]马建忠,侯睿之. 医药业多事之秋:2014中药出口会否继续恶化[N]. 南方都市报 2014-01-9
[6]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引人忧虑. 国际商报[N]. 2016-12-20
[7]世界经济增长显著放缓 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引人忧虑.每日经贸[N]. 2016-12-19
[8]马建忠,侯睿之. 医药业多事之秋:2014中药出口会否继续恶化[N]. 南方都市报 2014-1-9
[9]苏芮,范吉平. 中药出口欧盟,把准“指令”脉搏[N]. 中国中医药报社, 2014-01-8
[10]马建忠,侯睿之. 医药业多事之秋:2014中药出口会否继续恶化[N]. 南方都市报 2014-1-9
[11]田雅婷,吴培凯、李静. 我国主导的《中药编码规则》通过ISO批准[N].光明日报,2016年03月29日 06版
[12]王芳. 中医药,“走出国门”长路漫漫[J]. 经济. 2013,6:15648-49
[13]孙源源,吴昀科. 我国中药出口如何跨越欧盟注册标准壁垒的探讨[J]. 对外经贸实务,2013,3:48-49
[14]吕佳. 海外投资政策风险的评估及防范[J]. 企业导报,2012,20:76
[15]李春华. 中药在国际市场上的现状及对策研究探讨[J]. 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3,34(4):567-568
[16]胡一帆.全球政策风险暗涌[Z]. http://comments.caijing.com.cn /2012-10-18/112204783.html
[17] 朱晟.改革开放助力中医药走入德国.新华社德国施瓦巴赫2018年5月15日电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497074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