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信息产业对我国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测度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4-03 09:48:04    文字:【】【】【
摘要:伴随国民经济发展步入新时代,流通产业在驱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的作用日益明显,有效增强了消费在促进国民经济发展方面的基础性作用。然而,流通产业一直都被归类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加快推动流通产业转型升级对于促进消费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同时,近些年信息产业与流通产业呈现出明显的融合趋势,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溢出效应受到愈发广泛的关注。因此,本文通过构建计量模型实证测度了信息产业对我国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旨在为促进流通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指导依据。研究结果表明:1.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小于流通产业;2.信息产业的发展可以对流通产业发挥正向溢出作用,同时信息产业的总产值每提升1个单位,那么流通产业的总产出便会提升2.414159个单位;3.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了正向溢出作用;4.东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溢出作用,依赖的科研投入与人才流动;5.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溢出作用,依赖的产品流动。
信息产业对我国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测度


摘要:伴随国民经济发展步入新时代,流通产业在驱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的作用日益明显,有效增强了消费在促进国民经济发展方面的基础性作用。然而,流通产业一直都被归类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加快推动流通产业转型升级对于促进消费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同时,近些年信息产业与流通产业呈现出明显的融合趋势,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溢出效应受到愈发广泛的关注。因此,本文通过构建计量模型实证测度了信息产业对我国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旨在为促进流通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指导依据。研究结果表明:1.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小于流通产业;2.信息产业的发展可以对流通产业发挥正向溢出作用,同时信息产业的总产值每提升1个单位,那么流通产业的总产出便会提升2.414159个单位;3.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了正向溢出作用;4.东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溢出作用,依赖的科研投入与人才流动;5.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溢出作用,依赖的产品流动。
关键词:信息产业;流通产业;溢出效应


目前,流通产业正处在由工业化向信息化转型的进程中。由于信息产业呈现出渗透性较强、外溢性突出等特征,因此,引导流通产业充分吸纳信息产业的溢出来调整产业结构、优化发展方式,已逐渐成为促进流通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截至目前许多研究人员都开展了相关研究,但大多集中在理论层面,研究的主要是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影响机制,未能通过计量模型验证溢出效应,也未能提出有针对性的促进策略[1-3]。因此,本文通过构建计量模型实证测度了信息产业对我国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为促进流通产业转型升级提出了针对性指导意见。
一、研究基础
(一)机理分析
信息产业呈现出渗透性较强、外溢性突出等特征,而流通产业则呈现出对信息的高度依赖性,这决定了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关联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外部性。在经济学领域,外部性主要指的是某一经济主体的活动会直接干扰另一经济主体,从而使得后者面临损失或者取得收益,但后者并未要求前者提供相应的补偿或者向前者提供相应的报酬[4]。产业之间的溢出效应是促进产业迭代进步的重要外部性活动。就信息产业与流通产业而言,信息产业中的各种成果都能够借助产品、人才等资源的流动进入流通产业,流通产业则能够利用信息产业中的成果更新技术,然而流通产业中相关企业并为因此向信息产业中相关企业提供相应报酬。首先,这是由于信息产业中相关企业无法彻底杜绝自身成果的流出,也无法组织流通产业中的企业利用其成果;其次,这是由于流通产业中的企业能够通过正常渠道零成本地获取信息产业的成果。由此可见,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从性质上来看,属于一种外部性活动。
2、隐匿性。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属于外部性活动的另一个原因是,是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溢出效应无法通过价格体现,与一般的市场交易活动存在较大差异[5]。换言之,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溢出效应呈现出一定的隐匿性。溢出效应的作用既能够隐匿于信息产业中相关企业向流通产业中相关企业的产品或技术服务中,也能够隐匿于信息产业中相关从业人员向流通产业的流动过程中,还能够隐匿于信息产业的科研项目被流通产业借鉴的过程中。
3、互动性。在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溢出效应时,双方都无法独立控制效应的强弱,同时这种效应并非单向、暂时的,而是互动、长期的[6],可以通过图1表示出来:
 
图1 互动性示意图
从图1来看,溢出效应的强弱主要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7],其一是信息产业的外溢能力强弱,其二是流通产业的吸收能力强弱,这两个因素共同影响着溢出效应的强弱。而溢出效应的作用过程也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步骤,其一是信息产业主动溢出,其二是流通产业选择吸收溢出成果,其三是流通产业选择吸收其他的溢出成果,其四是信息产业再次主动溢出所需的成果,如此形成一个往复动态的循环。
(二)研究假设
基于前文对信息产业与流通产业相互作用的分析,提出以下两点研究假设:
研究假设1:信息产业的发展能够对流通产业的发展产生明显的正向溢出效应;
研究假设2:信息产业能够从科研投入、产品流动、人才流动三个方面对流通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产生明显的正向溢出效应。
二、实证分析
(一)溢出效应的整体分析
1、模型构建
本文利用Feder G.在《On Exports and Economic Growth》(1983)中提出的实证模型来分析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在此忽视其他产业产生的影响,仅仅分析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溢出效应,构建模型如下所示:
A=f(Xa,Ya)(公式1)
B=g(Xb,Yb,Z)(公式2)
C=A+B(公式3)
其中,A表示信息产业的产值,B表示流通产业的产值,C表示两个产业的总产值;X表示劳动要素,Y表示资本要素;a表示信息产业,b表示流通产业;此外,因为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发展具有溢出效应,因此可以将信息产业A视为流通产业B的生产要素,故而在公式2中考虑进去。
劳动要素X与资本要素Y的总量可以用如下公式表示:
X=Xa+Xb(公式4)
Y=Ya+Yb(公式5)
由于信息产业在技术方面具备先发优势,因此本文可以利用Feder模型假设,如下公式表示:
 (公式6)
其中,fX表示信息产业中劳动要素的边际生产力,gX表示流通产业中劳动要素的边际生产力。fY表示信息产业中资本要素的边际生产力,gY表示流通产业中资本要素的边际生产力。α表示信息产业与流通产业所投入要素的边际生产力的差距;如果α是正数,则表示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大于流通产业;如果α是负数,则表示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小于流通产业;如果α是0,则表示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等于流通产业。
对公式3进行微分,可以得到如下公式:
dC=dA+dB=GYdYB+GXdXB+GAdA+(1+α)GYdYA+(1+α)GXdYA(公式7)
将二者的投资额D近似视为资本的增加值dY,对公式5进行微分,可以得到以下公式:
D=dY=dYa+dYb(公式8)
对劳动要素投入公式4进行微分,可以得到以下公式:
dX=dXa+dXb(公式9)
根据公式5、公式6、公式7、公式8以及公式9,可以得到以下公式:
dC=GYD+GXdX+GAdA+α(GYdYA+GXdXA)=GYD+GXdX+(GA+α(1+α)-1)dA(公式10)
对公式10两侧除以C,可以得到如下公式:
 (公式11)
σ=GX*D*C-1(公式12)
λ=GA+α(1+α)(公式13)
其中,β表示流通产业资本要素的边际产量,σ表示流通产业劳动资本的弹性系数,λ表示信息产业对两个产业发展的影响。
随后假设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的产出弹性固定,用δ表示,可以得到以下公式:
 (公式14)
将公式14代入公式13,并加上常数项c和随机误差项ε,可以得到最终计量模型:
 (公式15)
2、数据选取与变量解释
根据现有研究成果[8],本文认为流通产业是批发零售业与物流业的总和,认为信息产业是信息制造业、信息软件业以及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总和。所用数据为全国层面数据,包含了流通产业的总产值、信息产业的总产值、流通产业的投资总额、信息产业的投资总额、流通产业的就业人员数量以及信息产业的就业人员数量。其中,信息产业数据取自《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统计年鉴》(2005-2018年),流通产业数据取自《第三产业统计年鉴》(2005-2018年)。
对相关变量进行解释,如表1所示:
表1 变量解释
变量 解释
dC/C 两个产业的总产值的年增长率
D/C 两个产业的总投资额与总产值之比
dX/X 两个产业的就业人员数量增长率
dA/A 信息产业总产值的增长率
A/C 信息产业总产值在两个产业总产值中的占比
3、实证分析
对各变量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结果如表2所示:
表2 描述性统计分析结果
dC/C D/C dX/X (dA/A)(A/C) dA/A-(dA/A)(A/C)
平均值 0.137379 0.393191 0.058313 0.057781 0.228582
中位数 0.146449 0.379137 0.055348 0.044528 0.228854
最大值 0.236797 0.624946 0.098848 0.083411 0.338347
最小值 0.038988 0.512279 0.039363 0.058658 0.079224
标准差 0.052752 0.095272 0.033557 0.020288 0.041833
偏度 -0.416546 -0.433355 -0.117974 1.205753 1.228382
峰度 1.963436 1.824954 2.928433 3.947226 4.565567
JB统计量 0.992469 1.014644 0.019633 3.661485 4.024426
P值 0.592882 0.5822488 1.023327 0.142866 0.128294
样本量 22 22 22 22 22
根据表2可知,各个变量的P值都大于0.05,这表示各个变量都不拒绝原假设。同时,通过平稳性分析可知,各个变量的自相关值均处在0左右,因此能够进行回归分析。
利用Eviews9.0对实证模型进行回归分析,分析结果为表3:
表3 实证模型分析结果
变量 预估值 标准差 T值
c 0.163833 0.093637 1.539535
D/C -0.191584 0.139633 -1.397438
dX/X 1.023664*** 0.444211 3.013871
(dA/A)(A/C) -9.295995** 3.712518 -2.027488
dA/A-(dA/A)(A/C) 2.414159*** 0.922945 2.294916
Ad.R2 0.742558 F 9.522157
样本量 22 DW 2.234834
注:***、**分别表示在0.01、0.05水平下显著
由表3可知,模型的拟合程度良好,调整后的R2为0.742558,dX/X、(dA/A)(A/C)以及dA/A-(dA/A)(A/C)分别在0.01、0.05、0.01水平下显著。其中,δ=dA/A-(dA/A)(A/C)为2.414159,(dA/A)(A/C)为-9.295995,通过计算可以得到α为-0.991473,为负数,这表示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小于流通产业。
(二)溢出效应的分区域分析
1、模型构建
将lnTFPit作为因变量,i表示地区,t表示时间,构建以下模型表示lnTFPit:
ln(Cit/Xit)=lnTFPit+βln(Yit/Xit) (0<β<1)(公式16)
将lnRDHit、lnPOHit、lnHCFit作为自变量,构建以下模型分别表示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科研投入的溢出效应(RDHit)、对流通产业产品流动的溢出效应(POHit)、对流通产业人才流动的溢出效应(HCFit):
模型(1):RDHit= (公式17)
模型(2):POHit=ln(δ*POit)(公式18)
模型(3):HCFit= (公式19)
2、分地区的回归分析
本文将全国划分为东部和中西部两个区域,对比分析2005-2018年同时期两个区域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展的溢出效应,回归分析结果如表4所示:
表4 分地区回归分析结果
自变量 东部 中西部 全国整体
lnTFPit 0.5151*** 0.3356* 0.6136**
lnRDHit 0.2334* 0.0049 0.0373***
lnPOHi -0.0098 0.0597* 0.0135***
lnHCFit 0.0682*** 0.0658 0.0142**
观测值 234 165 346
AR_P 0.0313 0.0186 0.0011
Sargan_P 0.3174 0.3977 0.2317
注:***、**分别表示在0.01、0.05、0.1水平下显著
根据表4可知,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lnTFPit是正数,且分别在0.01、0.1水平下显著,这表示2005-2018年之间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了正向溢出作用。东部地区的lnRDHit在0.1水平下显著,lnHCFit在0.01水平下显著,lnPOHi显著性较弱;中西部地区的lnPOHi在0.1水平下显著,lnRDHi和lnHCFit显著性都较弱。
三、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1、α为负数,在0.1水平下显著,这表示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小于流通产业。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信息产业发展较快,已然建立起了优质的市场竞争氛围,这使得信息产业中的各项要素都实现了高效利用。而随着要素边际产出呈现出下降趋势,信息产业的边际生产力也趋于下降。流通产业一直被视为较为落后的产业,因此各项要素的利用效率较低,各项要素的边际产出还没有出现明显下降,故而与信息产业相比,其边际生产力更高。
2、δ为正数,在0.01水平下显著,这表示信息产业的发展可以对流通产业发挥正向溢出作用,同时.δ的数值为2.414159,这表示信息产业的总产值每提升1个单位,那么流通产业的总产出便会提升2.414159个单位。这进一步说明,信息产业呈现出明显的外部性特点,信息产业和流通产业的联动发展能够促进流通产业生产效率的提升,对流通产业的溢出效益较为显著。
3、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了正向溢出作用。
4、东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溢出作用,依赖的科研投入与人才流动。
5、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发挥溢出作用,依赖的产品流动。
(二)建议
第一,东部地方政府需要重视提高信息产业的科研投入水平,以期通过科研成果的流动促进本地区流通产业的发展。东部地区的流通产业起步时间早,发展经验丰富,在引入和应用信息产业科研成果方面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这使得东部地区信息产业科研成果流动所产生的溢出效应不够明显。同时分析表明,2008年以后,我国中西部地区的信息产业对流通产业起到主要的溢出作用,东部地区仅仅起到次要作用。故而东部地区的地方政府应当基于完善的信息产业基础,不断提高信息产业的科研投入水平,加快推进信息产业科研成果创新步伐,确保能够使得东部地区流通产业持续获得来自信息产业的最近技术成果。
第二,中西部地方政府需要不断提升信息产业的产品流动效率,以期通过产品流动促进本地区流通产业的发展。目前,中西部流通产业在发展过程中依靠的是信息产业产品流动产生的溢出作用。中西部地方政府唯有不断优化本地区的信息产业与流通产业营商环境,大量吸引其他地区甚至国外投资,来推动信息产业发展,通过扩大信息产业规模,提升信息产业的产品输出规模,从而使得流通产业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得信息产业的产品输出。
第三,中西部地方政府都需要着力培育流通信息化人才。对于中西部地区而言,其信息产业就业人员的整体水平要远远低于东部地区,因此流通产业基本不受信息产业人才流动的影响,为了逐步发挥信息产业人才流动对流通产业的溢出作用,中西部地方政府还需重视提供激励政策,不断吸引东部地区信息产业人才,为其提供优质的生活与工作环境;同时加大本地区信息产业相关专业的人才培养投入力度,不断输出符合本地信息产业需求的优质人才。
参考文献:
1.李丫丫,王磊,彭永涛.物流产业智能化发展与产业绩效提升——基于WIOD数据及回归模型的实证检验[J].中国流通经济,2018(03)
2.关浩宇.流通业信息化变革对流通产业发展的实证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7(03)
3.占智康.信息产业对流通发展的溢出效应研究[D].浙江工商大学,2018
4.李福艳.流通服务产业性质和经济传递效应评价[J].商业经济研究,2016(15)
5.李丽.“十二五”时期北京市流通服务业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J].中国流通经济,2016(2)
6.李春晓,贾慧慧,方芳.信息化对流通业发展影响——来自省级层面的经验证据[J].商业经济研究,2018(02)
7.王恒玉;高洪浩;张莹.我国信息产业发展对各省区流通部门的溢出效应——基于2000-2014年31省区数据的实证研究[J].商业研究,2016(10)
8.陈启新.信息技术视角下的吉林省物流产业信息管理模式与对策研究[J].情报科学,2017(02)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497074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