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经济景气指数、企业生命周期与物流企业可持续发展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4-17 10:09:08    文字:【】【】【
摘要:企业生命周期由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等几个小周期组成,为了保障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企业还需明确自身所处的发展周期,采取有针对性的发展战略。同时,企业生命周期在某种程度上与经济景气指数的变化趋势大体一致。因此,为了引导物流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本文选取了2013~2019年宏观经济景气指数,并以我国物流企业为研究样本,分析了经济景气指数对物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引入企业生命周期,以进一步探讨在不同生命周期中二者可能存在的关系。研究结果显示:1.整体来看,物流企业可持续发展和经济景气指数表现出负相关关系。即随着经济的繁荣,越高的前景指数对应于越低的发展危机;在经济萧条时期,越低的前景指数意味着越高的发展危机。2.对于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物流企业,其发展危机与经济景气的关系有所不同。成长期的物流企业受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最大,衰退期的物流企业次之,成熟期的物流企业受经济的影响最小。
经济景气指数、企业生命周期与物流企业可持续发展
Economic Prosperity Index, Enterprise Life Cycl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Logistics Enterprises


摘要:企业生命周期由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等几个小周期组成,为了保障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企业还需明确自身所处的发展周期,采取有针对性的发展战略。同时,企业生命周期在某种程度上与经济景气指数的变化趋势大体一致。因此,为了引导物流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本文选取了2013~2019年宏观经济景气指数,并以我国物流企业为研究样本,分析了经济景气指数对物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引入企业生命周期,以进一步探讨在不同生命周期中二者可能存在的关系。研究结果显示:1.整体来看,物流企业可持续发展和经济景气指数表现出负相关关系。即随着经济的繁荣,越高的前景指数对应于越低的发展危机;在经济萧条时期,越低的前景指数意味着越高的发展危机。2.对于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物流企业,其发展危机与经济景气的关系有所不同。成长期的物流企业受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最大,衰退期的物流企业次之,成熟期的物流企业受经济的影响最小。
关键词:经济景气指数;企业生命周期;物流企业;经济周期;可持续发展


企业的生命与人的发展有极大的相似点,都有成长、成熟、衰退阶段,这种认知即为“企业发展周期理论”。本文从企业生命周期视角出发,探讨了物流企业在不同的生命周期中经济景气指数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以期帮助物流企业把握好周期循环的规律,为处于不同周期阶段的企业寻找一种能与其相适应的组织结构形式来保持物流企业的发展能力,并通过相应的对策以适应宏观经济的变化,从而在每个生命周期阶段内充分发挥物流企业优势,实现其可持续发展。
一、理论分析与假设提出
当前学术界普遍认同,宏观经济的波动性会对企业行为产生显著影响。经济萧条时期,企业维持日常运转的成本与现金流风险将显著增加,这会致使宏观经济发展出现较大起伏,大幅降低企业对经济环境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的抵御能力,进而导致企业出现资金周转问题,造成整体亏损,影响其可持续发展[1]。当处于经济繁荣期时,发展前景可观,经济变量起伏小,企业具有强大的现金流以应对各类潜在的危机,并提高其可持续发展能力。
因此,在本文的实证研究中,本文通过企业的现金流风险来评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即现金流风险越大,越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以匹配宏观经济的变化,更加全面地反映企业的现金流管理能力[2]。由此,提出了第一个假设:经济景气指数与现金流风险呈负相关。同时,越低的现金流风险意味着更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反之则说明了物流企业的发展难以持续。
此外,经济周期的运行脉络在某种程度上与企业生命周期不谋而合。企业生命周期理论认为不同的企业在某种阶段表现出来的特征具有一定的共性,其成长发展过程的轨迹一般可分为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和衰退期,不同时期内宏观经济景气指数等风险因素对企业现金流的影响有所不同[3]。综上,本文从企业生命周期的视角出发,以我国物流企业为研究对象,以经济景气指数为自变量,以企业现金流风险为因变量,探讨了企业在不同的生命周期中经济景气指数与其现金流的关系,并提出了本文的第二个假设:对于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企业,其现金流风险与经济景气的关系有所不同。成长期企业受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最大,衰退期企业次之,成熟期企业受经济景气指数的影响最小。
二、实证分析
(一)数据来源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共经历了三个经济周期,并于2013年开始进入第四个经济周期。在这个周期里,中国经济将实现有质量、平稳地中高速增长[4]。因此,本文选取了2013~2019年百强物流企业为分析目标,并根据经济景气指数对数据进行了分类与处理。本文的实证分析均基于面板数据,并剔除了数据不全的企业以增加研究的可信度。此外,为了排除极端值的干扰,本文对变量两端进行了缩尾处理,即在1%和99%分位做极端值处理,对于小于1%的数用1%的值赋值,对于大于99%的数用99%的值赋值[5]。本文数据均来自CSMAR数据库,并通过Stata软件进行处理分析。
(二)描述性统计
本文引入了现金流量Cf、企业规模Size、托宾Q系数TobinQ、财务杠杆Lev、资本支出Capex、经运营资本Nwc、管理费用率Adm、股利支付率Div、股权集中度Top10这九个控制变量以全面评估经济景气指数对物流企业现金流的影响,共采集样本数据2733个。各个统计变量的标准差较小,数据分布较为均匀,极端值的干扰较低。整体而言,本次选取的样本可以较为全面地反映实际情况[6]。此外,现金流风险Cva的极大值与极小值相差了0.4,表现出较大差异。经济景气指数的三个代理变量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Grgdp,银行三年期贷款利率Loan,以及市场成熟度Smgdp的描述性统计结果说明本次经济周期中经济波动较小,GDP增速会在7%到9%之间,个别年份增速稍低一些,但总体上表现出平稳、缓慢、有质量地增长。
(三)相关分析
本文首先通过Hausam检验测试了经济景气指数与企业现金流风险的关系,结果显示为固定效应模型,故本文在这一基础上进行了后续分析。此外,因变量现金流风险Cva因具有粗糙的数据难以反映,所以本文以时间序列平均过滤器对其进行调整,即对企业考察期三年的财务数据进行未加权移动平均。最后,为了进一步测试本次模型中各变量之间的关系,本文通过方差扩展因子(VIF)对其执行了共线性检验。结果表明,变量的VIF值为2.23低于阈值上限10,由此可初步证明各变量之间不具有多元共线性问题。
(四)回归分析
为了测试经济景气指数与物流企业现金流风险的关系,本文对模型执行了多元线性回归。经检验,现金流风险Cva、现金流量Cf、托宾Q系数TobinQ等多个变量的F统计值与概率(p=0.0000)均表现出一定的显著性。此外,本文还对通过pearson相关系数检验了自变量与经济景气指数三个代理变量的关系。结果显示现金流风险与三个代理变量的Pearson相关系数具有显著性,拟合有效。
就表1的回归结果而言,GDP增长率Grgdp的回归系数为-1.3175,且表现出0.01的显著性,表明经济景气指数与企业现金流风险的负相关关系较为强烈,初步验证了假设1。市场成熟度Smgdp的回归系数为-0.0491,虽表现出0.01的显著性,但与企业现金流风险的负相关关系较弱。贷款利率Loan的回归系数为-1.1522,表现出0.1的显著性,但与其他两个代理变量相比显著性较低,说明其对企业现金流风险的解释效果可能不及前两项代替变量。整体来看,经济景气指数三个代理变量的回归系数均为负,且表现出一定的显著性,由此本文提出的第一个假设成立,即经济景气指数与现金流风险呈负相关成立。越高经济景气指数意味着越低的现金流风险,而低的现金流风险意味着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反之则代表物流企业的低可持续发展性。
表1.对模型的回归结果
变量 GRGDP(1)
Cva LOAN(2)
Cva SMGDP(3)
Cva
Grgdp -1.3175***
(0.2114) - -
Loan - -1.1522*
(0.7008) -
Smgdp - - -0.0491***
(0.0173)
常数项 0.2197**
(0.1473) 0.0460**
(0.1377) -0.0486**
(0.1392)
观察值 7530 7530 7530
 
0.1159 0.1134 0.1142
F 92.9100*** 90.5200*** 91.2400***
Number of stkcd 114 114 114
注:标准误差列于括号中,***p<0.01,**p<0.05,*p<0.1
随后,本文基于假设1的回归结果,参照企业生命周期理论,通过对样本企业的销售增长与资本支出增长求和以判断企业所处的生命周期阶段,并根据其值大小并将之分为成长期、成熟期以及衰退期三类,代入模型执行回归分析,依次见表2、表3和表4。
就表2成长期企业的回归结果而言,GDP增长率Grgdp的回归系数为-2.1472,且表现出0.1的显著性。即对于成长期企业而言,经济景气指数与企业现金流风险显示出负相关,且较大的绝对值表明了外部经济环境会在较大程度上对成长期企业的现金流风险施加作用。贷款利率Loan的回归系数为2.3335不显著,结合表1贷款利率变量对企业现金流风险的作用效果,说明贷款利率不能在此样本组中作为评估经济景气指数的代替变量。市场成熟度Smgdp的回归系数为-0.0912,表现出0.05的显著性,其虽与企业现金流风险表现出负相关但关系较弱。
表2.成长期企业的回归结果
变量 GRGDP(1)
Cva LOAN(2)
Cva SMGDP(3)
Cva
Grgdp -2.1472*
(1.2440) - -
Loan - 2.3335
(3.6848) -
Smgdp - - -0.0912**
(0.0901)
常数项 -1.9874**
(0.7478) -1.3821**
(0.7219) -1.5300**
(0.7494)
观察值 1520 1520 1520
 
0.0614 0.0513 0.0510
F 6.4000*** 6.2000*** 6.1800***
Number of stkcd 65 65 65
注:标准误差列于括号中,***p<0.01,**p<0.05,*p<0.1
就表3成熟期企业的回归结果而言,GDP增长率Grgdp的回归系数为-0.3589,且表现出0.01的显著性。即对于成熟期企业而言,经济景气指数与企业现金流风险显示出负相关,外部经济形势越繁荣,经济景气指数越大,现金流风险越小,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越高。贷款利率Loan和市场成熟度Smgdp的回归系数依次为-0.7839、-0.0229,均表现出0.05的显著性。说明二者均与企业现金流风险表现出负相关,但市场成熟度对企业现金流风险的解释效果不及贷款利率。整体来看,经济景气指数三个代理变量的回归系数均为负,且表现出一定的显著性,即越高经济景气指数意味着越低的现金流风险,而低的现金流风险意味着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表3.成熟期企业的回归结果
变量 GRGDP(1)
Cva LOAN(2)
Cva SMGDP(3)
Cva
Grgdp -0.3589***
(0.1300) - -
Loan - -0.7839**
(0.4049) -
Smgdp - - -0.0229**
(0.0204)
常数项 0.0902**
(0.0891) 0.0275**
(0.0851) -0.0106**
(0.0859)
观察值 1520 1520 1520
 
0.0320 0.0266 0.0247
F 3.7400*** 3.2700*** 2.9400***
Number of stkcd 72 72 72
注:标准误差列于括号中,***p<0.01,**p<0.05,*p<0.1
就表4衰退期企业的回归结果而言,GDP增长率Grgdp的回归系数为-0.4558,且表现出0.05的显著性。即对于衰退期企业而言,经济景气指数与企业现金流风险显示出负相关,外部经济形势越低迷,经济景气指数越小,现金流风险越高,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越弱。贷款利率Loan的回归系数依次为-0.8241,表现出0.1的显著性;市场成熟度Smgdp的回归系数依次为-0.0264,表现出0.05的显著性,二者均与企业现金流风险表现出负相关,但相关性较低。整体来看,经济景气指数三个代理变量的回归系数均为负,且表现出一定的显著性,即越低的经济景气指数意味着越高的现金流风险,而高的现金流风险意味着弱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表4.衰退期企业的回归结果
变量 GRGDP(1)
Cva LOAN(2)
Cva SMGDP(3)
Cva
Grgdp -0.4558**
(0.2702) - -
Loan - -0.8241*
(0.8352) -
Smgdp - - -0.0264**
(0.0401)
常数项 1.3102***
(0.2763) 1.2601***
(0.2741) 1.2389***
(0.2741)
观察值 1520 1520 1520
 
0.7741 0.7741 0.7741
F 361.7900*** 360.9600*** 360.8300***
Number of stkcd 103 103 103
注:标准误差列于括号中,***p<0.01,**p<0.05,*p<0.1
表5总结了成长期企业、成熟期企业以及衰退期企业的回归结果。就GDP增长率Grgdp而言,三类企业的回归系数依次为:成长期-2.1472,表现出0.1的显著性;成熟期-0.3589,表现出0.01的显著性;衰退期-0.4558,表现出0.05的显著性。整体来看,经济景气指数三个代理变量的回归系数均为负,同时经济景气指数对三类企业的作用效果有所不同。对比回归系数可以看出,成长期企业受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最大,衰退期企业次之,成熟期企业受经济景气指数的影响最小。
就贷款利率Loan而言,其回归系数依次为:成长期2.3335,不具有显著性;成熟期-0.7839,表现出0.05的显著性;衰退期-0.8241,表现出0.1的显著性,衰退期企业受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要高于成熟期企业。就市场成熟度Smgdp而言,其回归系数依次为:成长期-0.0912,成熟期-0.0229,衰退期-0.0264,三者均表现出0.05的显著性。对比回归系数可以看出,不同生命周期的企业受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程度依次为成长期,衰退期,成熟期。由此,本文的第二个假设得到验证。
表5.基于企业成长周期的回归结果
变量 成长期 成熟期 衰退期
Cva Cva Cva
Grgdp -2.1472*
(1.2440) -0.3589***
(0.1300) -0.4558**
(0.2702)
Loan 2.3335
(3.6848) -0.7839**
(0.4049) -0.8241*
(0.8352)
Smgdp -0.0912**
(0.0901) -0.0229**
(0.0204) -0.0264**
(0.0401)
注:标准误差列于括号中,***p<0.01,**p<0.05,*p<0.1
三、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本文以2013~2019年我国第四个经济周期外部经济环境为背景,以百强物流企业为研究样本,分析了经济景气指数这一风险因素对物流企业现金流的影响。针对本次的模型,本文通过查阅百强物流企业的财务数据,并在此基础上引入企业生命周期,以进一步探讨在企业不同的生命周期中二者可能存在的关系。因为本文以百强物流企业为样本,故除去了对初创期的分析,仅探讨了成长期、成熟期和衰退期中二者可能存在的关系。研究结果显示:1.整体来看,物流企业现金流风险和经济景气指数表现出负相关关系。即随着经济的繁荣,越高的前景指数对应于越低的现金流风险,低的现金流风险意味着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在经济萧条时期,越低的前景指数意味着越高的现金流风险,这说明了物流企业的发展难以持续。2.对于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物流企业,其现金流风险与经济景气的关系有所不同。处于成长期的物流企业受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最大,衰退期企业次之,成熟期企业受经济景气指数的影响最小。
(二)建议
首先,物流企业应通过分析经济景气指数,通过投资等等一系列的策略来控制或减少风险,做好收益和风险的平衡。在经济繁荣期,物流企业应将内外部各方面的资源整合聚集在自身的核心业务领域,利用已有的优势抓住和外部环境变化所提供的机会,让企业的战略变得明朗。在经济低迷期,物流企业应利用本企业的优势,做好应对策略,回避或减少外部经济环境对企业的冲击,整顿管理与业务,寻找新的经济蓝海。
其次,现金流是物流企业生存和发展的血脉,是企业经营最首要的核心指标。物流企业的经营活动需要数字化的结果作为衡量企业开源节流各项工作的依据,而现金流就是数字化的衡量标准,是企业健康度的一个核心评价标准。物流企业要具有安全现金流,即满足其六个月刚性支出的资金,以应对各类潜在的重大危机,尤其对于中小物流企业而言,若时间过长,一则难以实现,二则会造成资金的极大浪费。
最后,物流企业要对现金流进行及时调控和干预,不断提高对现金流的管理能力。因为现金流是流动的,因此物流企业要具备动态的管控和预测能力,以现金流为抓手,建立精益化经营思维,根据自身所处的生命周期及时对企业战略进行准确而迅速的调整。同时,通过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增加企业的现金流,减少现金流断裂的风险,确保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李爱玲,冯佺光.网络零售企业成长路径依赖影响因素与突破途径——基于企业生命周期理论视角[J].商业经济研究,2018(19)
[2]江红莉,刘丽娟.企业杠杆率、宏观经济景气指数与系统性金融风险[J].金融监管研究,2020(01)
[3]谭运嘉,靳晓东.基于产业生命周期理论的我国制造业企业专利研发战略[J].商业经济研究,2019(01)
[4]凤行.经济景气程度、企业生命周期与现金流风险[D].东南大学,2016
[5]丁勇,姜亚彬.我国制造业PMI与宏观经济景气指数关系的实证分析[J].统计与决策,2016(3)
[6]王修锋.产业生命周期特性与企业战略关系实证研究——以金风科技为例[J].经济论坛,2018(4)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74912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