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两种典型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比较分析——兼论市场与政府作用的边界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4-21 08:27:09    文字:【】【】【
摘要:目前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信息与知识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动,企业创新成长网络化特征明显。在市场机制和政府主导下,形成了不同类型的企业技术创新网络。一方面,在市场机制推动下自发形成围绕技术领先的核心企业,以技术为连接点,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有效配置的创新网络;另一方面,地方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导创新要素在产业集聚地凝聚,积极搭建技术共享平台,推动区域内企业创新。本文对这两种典型的创新网络模式进行比较分析,深入讨论市场与政府在网络形成中的作用边界。研究认为,政府在市场主导的创新网络中,应发挥“中性政府”职能;而在政府主导的创新网络中,应建立科学的退出机制,在网络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实现“有为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职能转变。
两种典型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比较分析——兼论市场与政府作用的边界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wo typical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networks of enterprises


摘要:目前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信息与知识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动,企业创新成长网络化特征明显。在市场机制和政府主导下,形成了不同类型的企业技术创新网络。一方面,在市场机制推动下自发形成围绕技术领先的核心企业,以技术为连接点,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有效配置的创新网络;另一方面,地方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导创新要素在产业集聚地凝聚,积极搭建技术共享平台,推动区域内企业创新。本文对这两种典型的创新网络模式进行比较分析,深入讨论市场与政府在网络形成中的作用边界。研究认为,政府在市场主导的创新网络中,应发挥“中性政府”职能;而在政府主导的创新网络中,应建立科学的退出机制,在网络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实现“有为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职能转变。
关键词:企业技术创新网络;市场与政府;互惠式学习;政府作用边界


一、引言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经济不断增长,企业创新成长显著。在构建创新型国家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新时代背景下,各地陆续建立高技术产业园,希望通过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凝聚大量的创新要素,从而使之为区域经济增长提供强劲动力。随着产业集聚水平不断提高,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企业技术创新网络,成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创新机制。尤其是在“互联网+”工业的背景下,企业技术创新网络对企业的创新绩效提升效果愈发显著。梳理相关文献,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形成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基于企业网络化成长的现实。企业利用创新网络可以提高创新活动的绩效[1],因而企业对创新网络的利用能力(被称为网络能力[2])越高对其创新绩效的提升就越有效。在区域分工与合作的大背景下,地方产业专业镇或产业开发区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以地方产业集群为核心的创新网络。产业集群对地方经济发展产生较大的促进作用,同时产业集群知识网络多维嵌入性正向影响集群企业的创新绩效[3]。集群企业自觉或不自觉的嵌入到产业集群知识网当中,成为创新网络的一部分。由于创新网络的自我创新演化与网络内企业协同创新成长的耦合关系,网络创新产生的知识溢出会提升网络内企业的学习效率,反过来企业创新也会进一步提升网络的创新张力。因而,创新网络的知识共享与交流势必会催生出互惠式学习需求。
二是,企业非线性成长的需要。后发企业面临着生存与成长的压力,一步一步提升生存能力、扩大生产规模的线性成长模式已不再适应当下企业急需突破技术桎梏。在进入21世纪以后,技术飞速发展,工业4.0时代逐渐开启,创业门槛进一步降低,企业数量暴增,市场竞争加剧。在资源限制下,企业非线性成长的需求显著增加。企业网络化成长趋势为企业提供了非线性成长的土壤,共享、互惠、协作的学习为企业爆炸式成长提供可能。尤其是在互联网经济飞速发展的当下,工业互联网是中国制造业智能化转型的核心,实施智能制造,建设工业互联网企业级平台也是中国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的主要方向[4]。中国经济深度融合“互联网+”的趋势不会发生改变,这为企业带来了诸多非线性成长的成功案例,比如蚂蚁金服、拼多多等。正是在这种成功案例示范作用下,后发企业愈发注重寻求非线性成长的路径。
三是,知识的异质性使学习具有双元性。双元学习对双元创新有显著的正面影响,不同企业内部的知识基宽度与深度不同,具有不能的双元学习能力,因而演化出不同的创新路径。网络内成员处于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的状态,因此,企业在构建网络时需要首先考虑合作伙伴所具备的资源本身,再通过设计不同的网络结构和关系结构来接触并获取所需的资源溢入[5]。因而,双元创新驱动着企业的双元学习结构不断分割与融合,使企业某一时期专注于某一类学习,如此反复。组建学习联盟将使企业更适应于学习结构的调整,进而促使企业寻求学习的互惠机制[6]。
二、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基本类型
网络强度和网络稳定性分别正向调节双元创新与新创企业绩效间的关系[7],因而嵌入什么样的创新网络与选择什么样的合作伙伴对于企业外部化学习的方向选择,以及建构内外复合双元学习平衡的结构安排尤为重要。本研究查阅了大量文献与案例,梳理了几种主要的创新网络模式,并根据创新网络的参与创新主体情况将网络分为两个层次。
(一)简单的创新网络
第一层次的创新网络,参与创新的仅为双主体,网络节点间为一对一的合作关系,表现为校-企合作型,或企-企合作型。这种结构单一的创新网络,并不意味着网络处于封闭状态,只是由于成员之间的合作指向性强,彼此合作度高。
校企合作型结构是指企业的选择的外部合作者为高校院所,并建立一对一的合作关系,即企业在某一领域只与某一所高校院所进行战略合作,同时高校院所也在这一领域只与该企业进行合作研究的网络结构。显然,高校院所在探索性学习方面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因而在这种强网络关系里建立互惠式学习机制,企业可以实现将探索性学习完全外部化,从而专注于利用性学习创新的生产转化,将探索性学习创新交于高校院所,最终通过双元创新融合,实现协同创新成长。
企-企合作型结构是指两个企业在按照自身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进行互惠式创新的网络结构。一般来说,两个企业的产品或技术的互补性很强。单一企业无法同时进行利用性学习和探索性学习,只能通过建立强网络关系,进行长远的技术创新决策。如设计型企业与代工企业。前者在产品设计、探索性学习方面具有比较优势,注重技术的内生性演化,走从无到无的自主创新之路;后者在产品生产、利用性学习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在“干中学”中进行技术的转型升级,形成从模仿到二次创新的技术创新路径。
(二)复杂的创新网络
在实践中,由于产业结构与产业集聚的现实,简单的创新网络往往会进一步拓展为由多主体共同参与,建立交错合作的伙伴关系,从而形成复杂的创新网络。一般表现为由产业集群与众多院校通过搭建公共技术服务平台,通过互动交流,实现信息联动、技术共享、商务合作,从而带来网络内的创新协同成长。这种模式最大的优点在于,网络内节点与节点之间不存在一一对应关系,而是交错连接的,每一个成员都对网络内其它成员保持开放。根据参与主体的不同又可以进一步区分为产学研合作型与政产学研合作型。
产学研合作型结构,指企业、科研院所和高等学校之间的合作,建构以企业为技术需求方与以科研院所或高等学校为技术供给方之间的创新网络,是技术创新主体的协同与集成化,通过对技术创新生产要素的有效重新组合,实现技术创新上、中、下游的对接与耦合。因而,在此模式里,拥有一定技术优势或者处于关键节点的核心企业,可以通过产业链的合作关系聚集大量中小企业,联合具有合作关系的院校与科研机构共同组建创新平台,并成为网络的主导力量。一般结构模型如图1所示。
图1 产学研合作型的一般结构图
 
在实践中,地方政府往往主动参与地方经济,通过招商引资、出台优惠政策,引导产业集聚,形成政产学研合作型的创新网络。由同行业的企业或者上下游企业集聚而形成的产业集群,成员之间存在经常性商务合作,因此相互信任度也较高。同时较多的院校参与到网络中,与不同成员建立合作关系,也有利于院校综合、全面提升科研能力,这使得网络结构较为复杂,交错学习机会增加。政府与其它服务机构的加入,使得创新平台的稳固性得到增强,网络内的决策机制使资源分配更加合理化、公平化,能有效消除网络结构失衡,避免资源过度朝占据关键结构洞的企业倾斜。这种模式下,参与创新的主体表现为“政、产、学、研”四位一体,常见于专业镇式的创新网络,其一般结构见图2。
图2政产学研合作型的一般结构图
 
这种模式下,政府发挥的作用是巨大的,可以通过政策优化,吸引产业集群落户专业镇,打造园区经济。而基于该创新网络的互惠式学习机制利用协同创新中心实现学习的外部双元平衡,形成互惠式技术共享与交流。如东莞市横沥模具产业协同创新中心是由东莞市横沥镇政府牵头组建,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科技发展中心、东华大学、广东工业大学、上海第二工业大学、东莞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东莞理工学院等7家高校院所为依托,集聚国内模具相关产业集群,为东莞地区模具企业提供技术升级、新产品研发和生产服务。
三、两种典型创新网络的比较分析
在前述基本网络结构的基础上,不难看出促成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形成的动力因素是不同的。从根源上说,参与创新的主体都有一定的动机,因而主导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形成的力量可以分为市场力量与政府力量。本部分,对产学研创新网络与政产学研创新网络两种模式进行比较分析。
首先,产学研创新网络的形成,从参与主体来看,企业是主导方,因而可以将之归为市场作用的结果。张维迎(2016)认为“企业家是市场的主角,发现和创造交易机会是企业家的基本功能;正是通过企业家发现不均衡和套利,市场才趋向均衡;正是企业家的创新,使得市场不断创造出新的产品、新的技术,并由此推动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的不断升级” [8]。因而,企业为了获取长期利益,必须不断进行技术的创新、升级。尤其对于技术龙头企业,要想在竞争中保持不败,必须要保持技术处于长期领先地位,因而需要加大自主创新的投入。但是受企业家的认知能力限制,无法确定哪种技术会成为未来的主导技术,企业的技术创新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通过联合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企业、高校、研究所等,一方面可以分摊创新成本分,分散化创新实验,从而提高创新绩效;另一方可以将非核心技术外包,提升整个创新网络的创新效率,避免出现无法将技术变现的情况。只有将技术在产品生产中变现,才能将技术创新转化为利益提升。
进一步分析企业结构,不难看出产学研创新网络是以一家技术领先企业为核心结构洞,或者由几家具有一定技术水平的企业占据核心结构洞。如现今的手机制造商华为,由于自身在5G、芯片、系统等方面有一定的技术领先优势,利用合作伙伴关系,构建了以华为为中心的产业链集群,实现彼此互惠式学习、利益共享。华为手机器件和组装的很多工作,不是自己建厂加工生产的,是由众多代工厂来完成的。华为的外部合作者主要包括三大类:产品测试、代工组装、产品运输。2018年华为年报公布的核心92家供应商中美国33家,大陆25家,日本11家,中国台湾10家,德国4家,瑞士、韩国以及中国香港各有2家,荷兰、法国、新加坡各有1家。
由华为的案例可以看出,在互联网+工业背景下,产学研创新网络并没有局限于某一地域,而是以技术为连接点,全球范围内构建。随着经济全球化,信息与知识全球范围内流动,跨地域寻求更适合的外部合作者使得产品生产创新价值链全球化。因此,开放的互惠式学习机制其影响越来越大,进一步推动产业链的全球拓展,知识创新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溢出,创新网络演化的速度进一步加快。这又在一定程度倒逼核心企业嵌入到全球的价值链中,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配置,使技术创新要素实现帕累托最优。
其次,政产学研四位一体的创新网络,多种因素发挥各自作用,共同搭建完善创新网络,通过创新中心、企业、技术共享平台、多个高校院所、各类型研究所、金融等服务机构等综合驱动。由于此模式中没有哪家企业能在技术上成为关键核心,整个创新系统内,各因素相对均衡,很难自发进行相对频繁的技术交流、共享行为。林毅夫[9](2016)认为,“有为政府”产业政策的因势利导,可以推动新技术的创新与创业技术的升级。地方政府可以先投入一定的启动资金,通过产业政策吸引产业链相关企业,并积极并引入区域内外高校、科研院所,共同参与创新平台的运营、产业公共创新服务、核心技术研发等,发挥着发起者和主要组织者的作用。 
比如中山市国家健康科技产业基地,围绕着健康产业,“形成了两个圈层的网络结构:第一圈为根据知识基间距的远近,网络内企业形成工艺技术、检测技术、中试研究、cGMP生产、临床试验等多个公共技术共享平台,为企业提供研发、中试、检测检验、成果转化、金融资本等一站式专业服务;第二圈为围绕着这公共技术共享平台而形成的企业与企业、企业与院校、企业与科研机构合作设立的开放式研发平台”。[10] 其中中山市政府发挥了关键作用,建立了由政府牵头、市场化主导、多方协同、互利共赢的协同创新实体组织。一方面,政府为处于创新系统内的企业提供更多学习交流的机会,使创新学习在网络内与企业外实现双元平衡,进而促成企业间的互惠式创新;另一方面政府不断的招商引资,吸引更多企业在地域上形成更大规模的集聚效应,拓展企业合作交流的范围,并积极为网络企业寻找系统外的合作者,使创新网络与外部实现双元平衡,从而让互惠式学习关系更加错综复杂。比较的具体情况见表1。
表1 两种典型创新网络的比较


相同点  多因素共同参与,网络节点较多,合作关系错综复杂
 企业是创新的核心力量
 都可以建立强网络关系,按照各创新主体要素禀赋决定的比较优势,实现学习机制的部分外化,进而形成互惠式学习
 都围绕产业链上下游,可以形成横向拓展和纵向拓展的网络关系




不同点  主导网络形成的力量不同,产学研是市场机制下关键企业自发构建;政产学研是地方政府产业政策引导下,多主体共同参与构建
 网络的核心节点不同,产学研的核心节点是技术龙头企业或几家关键技术企业;政产学研是政府牵头搭建的技术共享平台
 适用的市场环境不同,产学研适用于技术处于完全垄断,或者寡头竞争的产业链;政产学研适用于企业成员力量相对均衡的技术垄断竞争,或者完全竞争型产业链。
 网络在产业链上的位置重点不同,产学研以产业链合作关系为主,形成纵向网络关系;政产学研以相关产业集聚为主,形成横向网络关系
 网络节点连接方式与网络拓展范围不同,产学研以技术为节点,全球范围内构建;政产学研以地理距离为节点,在产业园区或专业镇内集聚
四、市场与政府在企业技术创新网络中的作用边界
政府在产业技术创新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应不应该出台一些产业政策促进技术自我演化,在学术界是由来已久的争论。当然,大多数学者认为,当前我国正处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政府应该制定针对性产业政策促进技术升级与内生演化。但是,对于政府在产业创新中的作用边界的争论却从未停止。当前,基于企业网络化成长的基本现实,产业创新其实是由大大小小的企业技术创新网络共同推进的,选择嵌入合适的创新网络或自行构建创新网络是实现技术赶超的必由路径。嵌入网络或构建创新网络后,根据适合企业自身要素禀赋决定的比较优势,企业可以选择将部分学习机制外部化,从而形成互惠式学习机制。不同的互惠式学习模式依托的创新平台受地域、产业、企业成员、政府参与度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导致创新网络具体结构因主导力量的不同而不同。进而形成以市场力量为主导的产学研创新网络,和以政府引导为主的政产学研创新网络。
基于经济学的共识,政府经济职能的界限在于市场失灵的界定。因而,对于已经完成了优胜劣汰、技术被少数核心企业掌握的产业链,应当由市场自行完成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构建,让那些掌握关键技术的核心企业自行依托产业链的合作关系,在全球范围内筛选合适的合作伙伴。此时,核心企业已经具备足够的力量,可以建构以自身为中心,技术为连接点的网络关系。地方政府在此类网络中,应当行使“中性政府”职能,充当企业的联络人,提供软硬件支持。
而对于那些无法形成核心的产业链,市场机制很难调节企业间的竞争关系,此时需要地方政府积极介入,行使“有为政府”职责。由于地方政府在地缘与政治上具有特殊地位,因而充分发挥政府在地区产业集群创新网络构建中的作用,因地制宜构建合适的互惠式学习机制,发挥创新系统协同创新的作用。但是在创新网络的构建与治理中,避免过度干预,使创新网络趋于行政化,应以市场为导向、政府调节为主,让系统内成员自行选择与决定如何进行外部化学习,实现学习的复合双元平衡,提升系统创新活力,实现真正的互惠共赢、协同成长。
同时,地方政府应建立科学的退出机制,以明确“有为”的界限。政府介入是基于市场机制无法起作用,那么退出时机也应当是以市场机制能发挥资源配置优化作用。一是,当政产学研创新网络进入成熟期,已经能自行运转,具有较强的自生能力时;二是,如果创新网络内已有企业通过竞争与合作在技术上率先突破,成为核心技术企业,具备了自行构建与全球范围选择合适合作伙伴的能力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地方政府对企业技术创新网络的作用是“有限”的。
参考文献:
1.周江华.刘宏程.仝允桓.企业网络能力影响创新绩效的路径分析[J].科研管理,2013(6)
2.Ritter.The Networking Company: Antecedents for Coping with Relationships and Networks Effectively[J].Industrial Marketing Management,1999(28) 
3.庄彩云.陈国宏.产业集群知识网络多维嵌入性与创新——基于企业双元学习能力的中介作用[J]华东经济管理,2017(12)
4.吕文晶.陈劲.刘进.工业互联网的智能制造模式与企业平台建设——基于海尔集团的案例研究[J]中国软科学,2019(7)
5.魏江.寿柯炎.企业内部知识基与创新网络的架构及作用机制[J]科学学研究,2015(11)
6.李先科.李重燕.后发企业实现技术赶超的组织学习安排[J].现代管理科学,2019(11)
7.崔月慧.葛宝山.董保宝.双元创新与新创企业绩效:基于多层级网络结构的交互效应模型[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8(8)
8.张维迎. 我为什么反对产业政策———与林毅夫辩[J].比较,2016( 6) 
9.林毅夫. 产业政策与国家发展: 新结构经济学视角[J].比较,2016( 6) 
10.李重燕.李先科.邓迎春. 互惠式学习模式:中小企业破除嵌入悖论的新路径——基于中山市国家健康科技产业基地的典型案例分析[J].商业经济,2019(6)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74912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