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我国城乡消费差距收敛可持续性研究——基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省际面板数据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4-30 10:32:29    文字:【】【】【
摘要: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我国居民消费水平不断上升,且农村人均消费增长率持续高于城镇。基于城乡一体化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省际面板数据,运用经济理论分析和成对数据T检验方法,研究发现: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在收敛,而绝对差距在扩大,好在相对差距收敛是绝对差距收敛的先决条件,并且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收敛具有可持续性,最终会实现绝对差距的收敛。
我国城乡消费差距收敛可持续性研究——基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省际面板数据
The Convergence of Urban and Rural Consumption Gap in China: Based on Interprovincial Panel Data in all Respects Build of Well-off Society


摘要: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我国居民消费水平不断上升,且农村人均消费增长率持续高于城镇。基于城乡一体化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省际面板数据,运用经济理论分析和成对数据T检验方法,研究发现: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在收敛,而绝对差距在扩大,好在相对差距收敛是绝对差距收敛的先决条件,并且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收敛具有可持续性,最终会实现绝对差距的收敛。
关键词:消费水平;城乡差距;收敛条件;可持续性;全面小康
   
一、引言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1979年邓小平提出到20世纪末我国达到“小康社会”的构想,2002年党的十六大在此基础上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2007年党的十七大又提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正式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论断、新要求,科学回答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面临的诸多重大问题。他一再强调,“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不能丢了农村这一头”,“决不能让一个苏区老区掉队”,这一系列论断充分体现了把13亿多人全部带入全面小康的坚定决心[1]。
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村最为突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于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言具有至关重要的现实意义。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小康之路已走过四十余年,即从初步小康(1978-1992)到总体小康(1992-2002)、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2002-2012)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12-2020)发展历程[2]。中国农村经过四个阶段的小康建设,将于2020年如期建成小康社会。在此过程中,农村小康建设取得了具有历史性、开创性、全面性的伟大成就[3]。自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城镇化推进,城乡差距在逐步缩小,农村居民收入和消费不断增加,消费结构持续升级[4]。
农民小康进程总体上快速、健康,但非一帆风顺,全面小康的可持续性问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面临的重要问题。伴随我国居民消费水平的持续提升,城乡居民消费差距也在持续扩大,已成为制约我国整体消费水平提升的重要阻碍[5]。我国经济要保持持续稳定增长,必定要靠内需和消费,我国城乡收入和消费的巨大差距,是导致我国人均消费水平较低的原因之一[6]。在当前消费经济的环境下,我国经济要想进一步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农村消费水平的提高。提高我国农村的消费水平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可持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本文将在此背景下基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的发展成果,研究我国城乡消费差距的收敛条件,并对未来我国城乡消费差距收敛的可持续性进行检验。
二、城乡消费差距定义
(一)相对差距收敛条件
为了能量化研究城乡消费差距的收敛条件和持续性,令X_t表示城镇居民在第t年的人均消费水平,令x_t表示农村居民在第t年的人均消费水平。用R_t表示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相对差距(Relative gap),定义其为X_t与x_t的比值,即:
R_t=X_t/x_t                    (1)
若初始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X_t大于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x_t,则有相对差距R_t>1。根据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的定义,如果相对消费差距收敛,则后一年的相对消费差距需小于前一年的相对消费差距,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对差距会逐渐趋近于1,城乡居民达到同样的消费水平。因此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收敛条件为:
R_t<R_(t-1)                   (2)
式(2)为根据相对差距的定义得到的收敛条件,比较直观但经济意义不强。将R_t的定义式(1)带入式(2)可得收敛条件为X_t/x_t <X_(t-1)/x_(t-1) ,两边同时乘以x_t X_(t-1)并约分得X_t/X_(t-1) <x_t/x_(t-1) ,然后同时减去1得X_t/X_(t-1) -1<x_t/x_(t-1) -1,再通分得(X_t-X_(t-1))/X_(t-1) <(x_t-x_(t-1))/x_(t-1) 。其中:(X_t-X_(t-1))/X_(t-1) 表示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用G_t表示;(x_t-x_(t-1))/x_(t-1) 表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用g_t表示。最终,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收敛条件变为:
G_t<g_t 或1<g_t/G_t                   (3)
式(3)中的变量为消费水平增长率,较式(2)中的变量更加具有经济意义。式(3)的经济含义为:当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大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时,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收敛,最终城乡居民消费水平会趋同。
(二)绝对差距收敛条件
同样,令X_t表示城镇居民在第t年的人均消费水平,令x_t表示农村居民在第t年的人均消费水平。用A_t表示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绝对差距(Absolute gap),定义其为X_t与x_t的差值,即:
A_t=X_t-x_t                   (4)
若初始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X_t大于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x_t,则有绝对差距A_t>0。根据城乡居民消费绝对差距的定义,如果绝对消费距收敛,则后一年的绝对消费差距需小于前一年的绝对消费差距,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绝对差距会逐渐趋近于0,城乡居民达到同样的消费水平。因此城乡居民消费绝对差距收敛条件为:
A_t<A_(t-1)                   (5)
将A_t的定义式(4)带入式(5)可得收敛条件为X_t-x_t<X_(t-1)-x_(t-1),不等式左边乘以X_(t-1)再除以X_(t-1),同时右边乘以x_(t-1)再除以x_(t-1),可得(X_t-X_(t-1))/X_(t-1)  X_(t-1)<(x_t-x_(t-1))/x_(t-1)  x_(t-1)。(X_t-X_(t-1))/X_(t-1) 为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G_t,(x_t-x_(t-1))/x_(t-1) 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g_t,代入后可得G_t X_(t-1)<g_t x_(t-1)。等式两边同时除以G_t x_(t-1)并约分可得X_(t-1)/x_(t-1) <g_t/G_t ,而X_(t-1)/x_(t-1) 正好是t-1期的相对消费差距R_(t-1),代换后最终得城乡居民消费绝对差距收敛条件为:
R_(t-1)<g_t/G_t                    (6)
式(6)的经济含义为:当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小于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之比,城乡居民消费绝对差距收敛,最终城乡居民消费水平会趋同。与相对差距收敛条件相比,绝对差距收敛条件比较苛刻:首先,相对差距收敛只要求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大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而绝对差距收敛要求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比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大很多,因为R_(t-1)>1;其次,相对消费差距收敛是绝对差距收敛的先决条件,在g_t/G_t 不变的情况下,随着相对差距收敛,R_(t-1)会变小并趋近于1,最终会满足绝对差距收敛条件(6)式。
三、城乡消费水平与差距
(一)消费水平变化
我国自2012年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来,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不断增长,且显著高于经济增速。据中国统计局城乡一体化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显示,2013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13220元,到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559元,累计增长率为63.33%,年均复合增长8.52%,高于同期GDP复合增长率。
表1  2013-2019年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增长率
类别 指标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城镇 人均消费(元) 18488 19968 21392 23079 24445 26112 28063
增长率 N 8.0% 7.1% 7.9% 5.9% 6.8% 7.5%
农村 人均消费(元) 7485 8383 9223 10130 10955 12124 13328
增长率 N 12.0% 10.0% 9.8% 8.1% 10.7% 9.9%
注:本表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开展的城乡一体化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该调查自2013年开始,故无法计算2013年增长率。
在全国居民消费水平不断上升的同时,虽然城乡居民消费差距仍然较大,但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高于城镇居民,城乡消费水平相对差距在缩小。表1为2013-2019年我国城乡居民消费支出及增长率,其中:城镇居民2013年人均消费支出为18488元,2019年人均消费支出为28063元,累计增长率为51.79%,年均复合增长7.20%;农村居民2013年人均消费支出为7485元,2019年人均消费支出为13328元,累计增长率为78.06%,年均复合增长10.09%。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高于城镇居民,表明我国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相对差距收敛。
(二)消费差距变化


从逐年来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我国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的相对差距持续缩小,但绝对差距持续扩大,如图1所示。相对差距上,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是农村居民的2.47倍,2014年下降为2.38倍,此后继续逐年下降,到2019年下降为2.11倍。绝对差距上,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比农村居民高11003元,2014年高11585元,此后一直上升,到2019年城镇居民比农村居民消费水平高14735元。
虽然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持续下降,但由于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消费的基数远高于农村,因此在当前阶段还很难实现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绝对差距的收敛。以2019年为例,当年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g_t为9.9%,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G_t为7.5%,二者之比为g_t/G_t =(9.9%)/(7.5%)=1.33,然而该年度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R_t=2.11,也就是说在2020年要实现城乡居民消费绝对差距收敛必须有g_(t+1)/G_(t+1) >2.11,其经济含义是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是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的2.11倍,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要实现城乡居民消费绝对差距收敛,必须等相对差距下降到足够低的水平后才能实现(如保持增长率不变,当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下降到1.33倍时),这需要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
 
图1  2013-2019年城乡居民消费差距变化
四、收敛可持续性检验
(一)检验方法


虽然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绝对差距扩大,但只要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高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率,那么相对差距就会收敛,最终会使绝对差距也收敛,实现城镇和农村居民消费水平相等。因此,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相对差距收敛的可持续性十分重要,本文将以省际面板数据为样本,采用成对数据T检验方法对相对差距收敛的可持续性进行统计检验。
另D_t=R_t-R_(t-1)检验的原假设和备选假设为:
H_0:μ_D<0                  (7)
H_1:μ_D≥0                  (8)
若原假设成立则表明在第t年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相对差距收敛,若各年度均有原假设成立,则表明相对差距收敛具有可持续性。上述假设的T检验统计量为:
T=(D_t ) ̅/(S_D⁄√(n-1))                   (9)
T检验统计量中,S_D表示在第t期D_t的方差。若原假设成立,T检验统计量应该取一个较大的负值。
(二)数据整理
2012年-2020年为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展阶段,本文选择在此期间内的城乡一体化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省际面板数据作为研究样本。每年根据31个省(直辖市或自治区)的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可求出31个省的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其汇总统计结果如表2所示。
表2  2013-2018年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汇总统计
统计量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平均值 2.31 2.25 2.19 2.17 2.13 2.09
标准误差 0.06 0.05 0.05 0.06 0.05 0.05
标准差 0.31 0.30 0.27 0.31 0.30 0.29
方差 0.10 0.09 0.08 0.10 0.09 0.08
最小值 1.79 1.77 1.78 1.73 1.76 1.69
最大值 3.33 3.25 3.05 3.20 3.15 3.09
观测数 31 31 31 31 31 31
注:截止投稿日,国家统计局暂未公布2019年各省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支出。
2013年我国31个省的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为2.31倍,均值的标准误差为0.06;2014年我国31个省的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为2.25倍,均值的标准误差为0.05;2015年我国31个省的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为2.19倍,均值的标准误差为0.05;2016年我国31个省的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为2.17倍,均值的标准误差为0.06;2017年我国31个省的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为2.13倍,均值的标准误差为0.05。数据分析发现我国31个省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逐年下降,而均值的标准误差基本不变。
根据各年度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及均值的标准误差,绘制出的2013-2018年省际城乡消费相对差距均值概率分布如图2所示。2013年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在最右边,各年分布随着年度向左推移,2018年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在最左边。图2亦直观的显示我国31个省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相对差距的均值逐年下降而均值的标准误差基本不变的事实。
 
注:根据大数定理,因为各年度是31省的均值,无论相对差距原分布如何,其均值必服从正态分布。
图2  2013-2018年省际城乡消费相对差距均值概率分布
(三)检验结果
现以2018年为例,说明成对数据T检验统计量的计算过程,其他年度计算过程相同。首先,以2018年31个省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减去2017年对应省份的相对差距,得到31个D_t的数值,计算出这31个D_t的平均值为(D_t ) ̅=-0.0413,(D_t ) ̅为负表明大部分省份的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收敛,即R_t<R_(t-1)。在计算出这31个D_t的标准差为S_D=0.0756,故根据公式(9)有成对数据T检验统计量为:
T=(D_t ) ̅/(S_D⁄√(n-1))=(-0.0413)/((0.0756)⁄√(31-1))=-2.9895
该T检验统计量对应的累计概率值为0.0028,也即在3%的水平下D_t显著小于零,等价于在3%的显著水平下R_t<R_(t-1)。
表3  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收敛性成对数据T检验结果
D_t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平均值 -0.0663 -0.0520 -0.0254 -0.0428 -0.0413
标准差 0.0549 0.0757 0.0603 0.0614 0.0756
T值 -6.6102 -3.7610 -2.3076 -3.8165 -2.9895
p值 0.0000 0.0004 0.0140 0.0003 0.0028
观测数 31 31 31 31 31
注:本表数据值较小,为提高精度,故保留四位小数。
各年度成对数据T检验结果如表3所示,检验结果显示:2014年与2013年相比,在1%的显著水平下有R_t<R_(t-1);2015与2014相比,在1%的显著水平下有R_t<R_(t-1);2016与2015年相比,在2%的显著水平下有R_t<R_(t-1);2017与2016年相比,在1%的显著水平下有R_t<R_(t-1);2018年与2017年相比,在3%的显著水平下有R_t<R_(t-1)。因此可得出研究结论为: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展阶段,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在收敛,并且收敛具有可持续性,预计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将继续稳定地、持续地收敛,但由于相对差距仍维持在2倍以上,要实现绝对差距收敛还需要漫长的等待。
五、研究结论
中国农村经过四个阶段的小康建设,终于迎来了2020年如期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节点。2012-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阶段,在此期间全国居民消费水平不断上升,农村小康建设取得了具有历史性、开创性、全面性的伟大成就,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增长率持续高于城镇居民。
基于2013年以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乡一体化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数据,研究发现: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在持续下降,而绝对差距仍在持续扩大;虽然相对差距缩小但仍然维持在2倍以上,较高的相对差距表明实现绝对差距收敛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好在相对差距的收敛最终会导致绝对差距的收敛,成对数据T检验发现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收敛具有可持续性。基于本文的研究结果,预计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消费相对差距将继续稳定地、持续地收敛,但绝对差距仍将持续的扩大。
参考文献:
1.聂雅庆.浅析习近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论述[J].党史博采(下),2019(11)
2.颜英,何爱国.中国农民小康之路:历史进程与基本经验[J].农业经济与管理,2019(05)
3.尹成杰.关于农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几点思考[J].农业经济问题,2019(10)
4.任舒.流通创新促进农村消费需求增长的机理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9(17)
5.闫军,李岩,张建军.电子商务对城乡居民消费差距的影响——基于区域视角的实证测度[J].商业经济研究,2019(21)
6.殷杰兰.改革开放40年居民消费对经济结构转型的影响[J].财经科学,2018(10)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74912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