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管理研究
作者:biyeessay    发布于:2021-05-01 10:01:49    文字:【】【】【
摘要:鲜活农产品流通是借助在加工与消费间搭建起全面的对接而体现和创造价值,该流通价值链所具备的独特的增值机制直接决定着其特性。从本质上来看,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管理指的是以提升各个流通环节价值为出发点的各种治理活动及过程,其价值增值机理涵盖了流通活动带来的时间效用、知觉效用、地点效用以及流通过程产生的形态效用。
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管理研究
Research on value chain management of fresh agricultural products circulation


摘要:鲜活农产品流通是借助在加工与消费间搭建起全面的对接而体现和创造价值,该流通价值链所具备的独特的增值机制直接决定着其特性。从本质上来看,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管理指的是以提升各个流通环节价值为出发点的各种治理活动及过程,其价值增值机理涵盖了流通活动带来的时间效用、知觉效用、地点效用以及流通过程产生的形态效用。
关键词: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价值链管理


在我国日常的公众消费结构中,占据主要地位的是鲜活农产品。然而,通常而言,鲜活农产品的产地收购价往往与公众的实际购买价格存在较大的差距。基于农民的立场而言,大部分的盈利被流通环节的支出抵消;基于消费者的立场而言,过高的流通成本导致了鲜活农产品的价格居高不下[1]。从生产到消费,鲜活农产品所经历了较多的流通节点,如收购、储存、加工包装、配送、批发、零售、以及宣传推广等众多增值环节,牵扯到多个经营主体,故而形成了极为繁琐的内部周转网络,对流通环节各种价值活动的组织及归类展开探讨,对均衡相关主体利益而言,现实意义极大。
一、鲜活农产品的特征
与其他农产品相比,在很多方面鲜活农产品有着同样的特征,这些特征明显有别与工业产品。除此之外,鲜活农产品在某些方面与油麻纺织、五谷杂粮等有着稳定生化性的常规农产品不同。基于上述特征,在提升价值的操作上,鲜活农产品显然无法与工业产品采取一样的模式,甚至与常规农产品也无法采取相同的模式。基于此,以鲜活农产品为对象开展流通价值链的探讨,首先要明确其基本特征,具体可细化为三点,其一是产品特征,其二是加工特征,其三是市场特征。
从其产品特征来讲,一般反映在如下方面:一质地容易变化,体积较大的产品;二具有明显的品质隐蔽性;三不仅能够直接消费,还能够作为原料使用。从加工特征来讲,一般反映在如下方面:一产品独特的生产过程;二产地具有区域性;三具有季节性。从其市场特征来讲,一般反应在如下方面:一弹性有限的供需关系,产品定价调整往往存在滞后性,均衡的供需动态可采用蛛网模型进行分析;二小且零散的交易规模,在整个交易活动中,流通环节有着决定性的特殊作用。受到市场影响,农民作为生产节点的主体,其正当权益无法得到有效的维护。
二、分析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的适用模型
基于国际学者所划分的价值链节点,同时结合鲜活农产品在跨区域流通过程所表现出的特征,按照类型切入对其价值链环节进行探索,并为价值链研究设计专用模型,将其价值行为细划为两类,其一是基础行为,即基于在产品加工消费过程中实现对接而实施的各种中直接行为,具体如产品采收、加工、仓储、生产流通、分销、品牌宣传等;其二是支持性行为,即从技术方面对基础行为提供支持,以及其它能够促进效率的各种措施及活动,具体如为鲜活农产品的顺利流通而进行的必要基本设施、机制体制建设,关联的组织节点的成立,技术方面的创新等。
就鲜活农产品流通而言,最初是基于农产品加工而来,由于农产品生长较大程度的与土地有着紧密联系,分布极其广泛,加之其生产单位通常是以农户家庭为主,如果仅依靠收集单一农户的产品规模往往难以提升,如果想要实现高品质、规模化、跨区域的流通,必须要借助某一途径将分散的农户产品集中起来。产地集中通常有两种途径,其一是经第三方上门收集,其二是经农户自主收货,并统一在产地批发中心集中。然后进行粗选、冲洗、保鲜、分级、包装等必要的基本加工;再根据市场需求规划和安排仓储及管理,如果需要仓储,要妥善适当的安排仓储区域,如果直接发往销售区域不用仓储,则要制定妥善的运输方案,如确认适合的运输模式、优化的路线、精确的时间控制等。虽然说农产品普遍存在较高程度的同质化,但果蔬生长通常都有着区域性,不同地区的产品往往会存在较大的品质差异,而且,种植模式的不同也会使最终的农产品形成不同的品质,如化肥、农药等的应用,均会对农产品的品质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2]。另外,流通过程中采取的仓储环境、运输措施及保鲜方案也会对农产品品质带来影响。基于此,很多经销商或加工商基于独立品牌的打造,纷纷尝试借助品牌忠诚度的强化来实现产品销量的扩张及产品价值的进一步提升。差异化的组织模式,使得鲜活农产品有着繁杂的经营主体,比如以批发市场为主导的传统分销模式,产品到消费者手中往往要经历产地批发中心、地区性批发市场、零售商等多个节点,涉及到的经营主体有产地加工及批发商、销地批发商以及零售商。时下,国内正全面推进以超市为核心的“农超衔接”措施,有助于鲜活农产品实现略过批发节点,直接在农户与零售商间形成对接,分销方式的不同也会使价值链经营效益及各主体的盈利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上述活动均属于鲜活农产品最基本流通价值链活动的表现。
除了上述基本活动会从流通效率上对鲜活农产品带来影响以外,地方基础设施完善度也会对鲜活农产品的跨区域流通造成影响。具体如:农产品市场交易实况、农产品电子信息平台、城乡交通网络情况等;为推动鲜活农产品的流通而出台的各种政策措施;流通活动的组织模式与分工;保鲜技术、仓储技术、分级技术、智能分选、物流技术等流通保障手段。以上方案能够不同程度的支持和促进基础的鲜活农产品流通活动,而且很多活动所属的经营主体并不相同,如:流通政策、基础设施等的主体通常是代理者或地方政府;流通保障手段通常是有专业科研机构提供,但其却并不是基础活动的负责主体。此前学界对于鲜活农产品流通效率的影响并未重视,主要侧重于基础活动。此次,笔者围绕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设计的专用模型中,把其归类在“支持性活动”范畴内。
在迈克尔·波特所创设的强调内部价值行为的价值链研究模型有所区别,就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而言,已经超越了公司界限,涉及到数个关联的单位,相互间由于价值的形成及共享而形成密切的衔接,在该价值链中所有关联的单位均属于利益相关方。基于此而言,在该模型的设计中,对利益相关方的探讨要考虑到各个角度。
基于学界既往对企业价值链中诸多相关利益的分类,笔者把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涉及到的各种价值活动归纳为两类,其一,与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的提升与创新直接相关的内部利益关联者,具体如:农户、合作社、个人产品收购者及代理商、种植制造者、批发商、零售商以及储运服务机构及消费者,这些关联者之间形成了明确的分工与友好的合作,即所谓的不同模式的流通;其二,与鲜活农产品流通存在利益关系的外部主体,具体如:农产品行业机构、科研机构、政府单位等。从利益相关者的角度而言,在鲜活农产品的流通活动中,从事和承担着不同的价值创造责任。并且为对应的环节提供各种所需的生产要素,所以也享有对应的权益。但是,各个环节所需的生产要素由于类型不同,能够创造的价值也有区别,基于此,各主体在参与价值提升中享有权益层级也不同。因此笔者把各主体所享有的权益设定为两个层次,其一是在鲜活农产品流通过程中存在利益牵扯的外部组织或个体,借助赋税等手段,强行获得利益分配的权利。其二是在鲜活农产品流通过程中直接参与价值创造的内部组织或个体,并共同分配赋税扣除之后的增值收益,另外,这些内部利益相关者如何平等的分配收益,可以说是涉及农产品价值链管理、物流监管与供应链监管等多个节点的一项重要问题。
三、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实现增值的具体机制
流通过程是基于产品生产及消费中出现的社会分工而形成。基于此,这一流通过程是借助在产品生产与消费间搭建有效对接而实现价值创造。就某一鲜活农产品而言,其在加工与消费中同样存在“麦肯锡”的七个分离,故而其在流通中因加工和消费实现了有效对接而产生价值,另外,其所具备的特性直接取决于其流通价值链与众不同的增值机机制。
(一)流通过程产生的形态效用
西方的一些学者认为,消费者购买的食品与农户生产的初级农产品的定义并不相同,食品生产商在流通环节中为农产品赋予了形态效用,比如磨坊工人把小麦加工成面粉,烘焙师把面粉制作成面包,屠宰厂把猪、羊宰杀分割,牧场将牛奶加工为酸奶或黄油等环节均产生了形态效应。从而使消费者愿意为其价值支付成本,即在流通环节中,初级农产品可以借助生产实现增值。国内学者率先创设了计量农产品生产增值的手段,认为:从概念上而言,农产品有两种形态,其一是初级农产品,其二是最终农产品。其中前者指的是农业机构种植及加工的物品,如大豆、五谷、面粉等。其价值的计算为价格乘以数量,即所谓的初产值。后者指的是经过农业后单位加工之后得到的能够直接销售的物品,如经过粗加工的花生油、淀粉,经过精细制作的面包、蛋糕、咖啡等,其价值的计算为最终价格与数量之积,即所谓的农产品终产值。从定义上来看,这两者及其对应的价值是有着不同内容的两种定义。因此在贸易活动中,它们的单位价格自然也会存在差距,就本质而言,其也属于农产品的一种增值表现。然而对农产品生产增值的探讨,很明显是属于农产品深加工过程中的增值表现[3]。仅就鲜活农产品而言,如果直接销售,其中的部分复杂的形态调整活动可能会被忽略,如牛奶不需再加工成酸奶形式出售,香蕉也不再加工成干果片的形式出售,玉米也不再加工成玉米汁出售。不过在销售前仍然要采取一些基本的加工处理,如对牛奶实施消毒灭菌处理,并选择易于携带和运输的容器;采摘下来的一串串并未完全成熟的香蕉,需要先接受分割和催熟处理;采摘下来的橙子也要进行基本的筛选处理,把一些有病虫害、伤痕破损、外观畸形的果实筛检出来,避免进入销售节点,这些都是最简单的基本处理,还有一些需要进一步接受冲洗、打蜡、分级、包装等繁杂处理。由此来看,上述在采摘与销售中间阶段的各种处理措施,可以让产品的形态与外观更好地满足消费者,从而产生较高的形态效用。
(二)流通活动产生的时间效用
“时令季”几乎是所有农产品均存在的一项基本特征,然而,消费却并没有所谓的时令季,始终保持着细水长流,换言之,在收获和消费上,农产品存在时间上的分离性。而仓储环节作为流通的一个节点,可以有效延长有效期,从而使时间效用得到提升。市场价格的调整往往是以供需关系为依据。通常农产品收获季,由于可以大规模的上市,所以定价大多较低,之后随着供应量的减少,而逐步上涨。如果用Pt-1来表示某一农产品成熟季节的价格,用Pt来表示过了成熟季节之后的价格,那么Pt-1的值通常要小于Pt,换言之,农产品经过仓储以后,可以实现价值的提升。虽然说仓储过程并不能让使用价值量得到提高,但是由于其在一定程度上对农产品供应的阶段性波动造成限制,从时间方面对农产品供需对接带来了促进,故而使时间效用得到增强。就肉类加工厂而言,通常为了方便出售,均会把肉类产品进行冷藏。如果在肉类供应比较充足的时候进行冷藏储存,然后在肉类比较匮乏的时候出售,必然会使价值大幅度提高。这种通过增加存货来实现时间效应提升的方式,可适用于农户、加工户以及批发及零售等所有环节。但要注意的是,在这一仓储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物化劳动的消耗,简单来讲就是仓储会产生必要的成本,如果从时间节点t-1起把单位农产品储存至时间节点t产生的仓储成本用Ci来表示,那么单位农产品在仓储过程中创造的增值效益为Pt-Pt-1-Ci。基于此,Pt-Pt-1只有在大于Ci时,才能体现出仓储的价值。通常情况下,只有当其定价与储藏成本之和低于预期定价时,农产品才具备仓储的价值,这时经营商才能考虑采取仓储处理[4]。
从整体而言,鲜活农产品大多保存期短、占地面积大。为了延长保存期是必须要设计独特的仓储环境,而占地面积大就需要较大的仓储空间,因此,在仓储选择上对氧气浓度与温湿度有着严格要求,往往需要建立专用的、能够灵活调节温度的仓库。故而,鲜活农产品如果要进行仓储势必会产生极其昂贵的费用,时下有两种措施可以取代,其一提高设施农业的进程,加大鲜活农产品的反季节生产经营比例;其二对鲜活农产品实施深加工处理,以此来延长有效使用期。
(三)流通活动产生的地点效用
从生产的角度来讲,农产品大多存在区域性特征,而消费却是没有区域限制的,也就是说从空间的角度而言,农产品的生产和消费存在着空间分离。通常,销售商需要从生产地把农产品运输到消费地,在这一过程中可以产生地点效应。无论在哪里,农产品的定价均是以供需关系为依据,由于生产地供应比较集中,市场需求却十分有限,因此价格会不断下滑。而在非生产地区,由于缺少供应,因此价格会不断提高。通过运输可以平衡生产地和消费地之间的差异。从而使产地的价格不至于被过度压低,消费地的价格不至于过度的上涨。如果用Ps来表示农产品在生产地的价格,用Pb来表示农产品在消费地的价格,通常情况下,Ps的值要低于Pb,也就是说,大多数时候农产品在生产地的价格往往低于消费地,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产品贸易的跨区域发展。只要消费地的批发价高于运输成本与生产地批发价之和,那么生产商、批发商、零售商等必然就会愿意进行跨区域的贸易活动[5]。与仓储一样,运送并不能使农产品提高使用价值量,但其却能够使农产品供应失去或缩小区域性差异,从空间上促进供应与需求实现有效对接,因此可以产生空间效用。如,把苹果从北方运到南方销售,把荔枝从南方运到北方销售,均是发挥地点效用的代表性案例。
(四)流通活动产生的可得效用
现实中的可得效用体现在:城乡社区的大型超市、农贸市场、农产品街道、鲜活农产品商店等,能够为公众挑选和购买农产品提供便利的环境。虽然从农产品类型、购物环境、农产品定价、质量监管等方面来看,这些区域存在着不同的特征,但作为鲜活农产品的终端零售节点,均可以满足消费者不同层次的要求。
(五)流通活动产生的知觉效用
由于大多数农产品存在着较强的质量隐蔽性,消费者通常很难全面了解农产品的质量信息。而在这一方面,生产者有着更多的知情权,即在农产品的质量上,供销双方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信息不对称。部分学者基于信息失衡所导致的反向抉择和道德风险作了探讨。反向抉择指的是由于信息失衡而造成的优质品被劣制品所取缔,并引起市场上的产品质量大幅度下降的现象。道德风险指的是由于生产者基于自身利益而采取各种有意识的信息歪曲及隐匿的机会主义行为。在学术界这种市场失灵的问题被称之为“柠檬”现象。事实上,在实际的流通过程中,为了创建品牌,生产者、经营者并不会采取这种机会主义行为,而是借助品牌这一手段,将涉及产品质量的各种信息进行公开传播,旨在使产品形成差异化特征,从而使自己的产品能够明显有别于对手产品,同时能够使因消费者反向抉择造成的柠檬现象得到有效规避[6]。笔者把各个经营主体在鲜活农产品流通阶段基于避免产品信息失衡的目的,而采取的各种行为统一定义为“创造知觉效用”,但是从经营者或生产者的角度而言,品牌打造是整个流通过程中极具代表性的一种能够产生知觉效应的活动。企业在市场活动中,借助打造品牌来获得和提升声誉,同时通过品牌让消费者更好地了解企业和判断产品的优劣;基于此,这种打造自身品牌的行为,也可以说是经营者或生产者营造和提升市场声誉的一种手段,品牌作为一种鉴别市场声誉的标志,具备向消费者提供和宣传产品质量的功效,因此,对品牌的该功效,笔者将其定义为“创造知觉效用”。
四、结语
总体而言,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管理,从根本上来讲是指以提升各个流通环节价值为出发点的各种治理活动及过程,基于此,分析此类产品如何在流通节点提升价值,是实施流通价值链管理的基本前提。
参考文献:
1.王伟.鲜活农产品流通价值链价值增值机理研究[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S1)
2.董海林.“互联网+”背景下甘肃省鲜活农产品的流通模式研究[J].现代商贸工业,2019(06)
3.李美羽,王成敏.“互联网+”背景下鲜活农产品流通渠道模式优化研究[J].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01)
4.李城,李磊.面向“互联网+”时代的鲜活农产品流通模式改进研究[J].江西农业,2018(20)
5.张萍.供给侧改革背景下鲜活农产品物流管理与运营分析——以安徽省为例[J].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18(05)
6.秦渝红,秦江.农产品流通模式演变的动力机制与创新——以鲜活农产品为例[J].商业经济研究,2018(06)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8 北京毕业论文网  QQ:353897297  749124992